温馨的港湾

温馨的港湾
作者:袁野0546
标题:《温馨的港湾》 文章ID:15

  我的丈夫是走进我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我们的结合已二十几年,尽管我们没有轰轰烈烈的恋过,却真真实实的爱过。共同相伴的几十年里,经历了风风雨雨的磨难、品尝了人生各种的酸、甜、苦、辣。用心经营着我们共同的家园,在那片温馨的土壤里有我们的艰辛和快乐。
  我和他从不同的两个城市。走进了共同的工作岗位,他是钻井队的一名技术员,我是地质资料员。在油田那特定的工作环境中,他常年生活在艰苦的一线。由于工作的关系,我需要一些工程技术数据和资料。经常要到十几里的前线采集,甚至几十里。
  就这样我们相识了,从此也拉开了我们爱的历程。后来他告诉我:“当第一次遇到我时,就有一种心动的感觉,我是他喜欢的女人,是一生值得他爱的人。”我就像荒原上一朵清雅的兰花,他要将这可爱的兰花移植到他的心房,每天感受它的清香。从我们的第一次约会,我就悄悄地打量他,他的长相一般,个子也不是太高。身体不够强壮,显的有点钎弱、皮肤白净、清秀整洁,看起来更具有女性化,属于标准的南方人。在油田那特定艰苦的环境下,我甚至怀疑他的工作能力。女人似的小男人如何能承受的那繁重的、高强度体力劳动呢?他会是我终身的伴侣吗?是他陪我慢慢变老的人吗?尽管心里有太多的疑虑,我还是试图去了解他,接纳他,期盼他走进我的生活中。
  人真的是最奇妙的感情动物,有些事情只要你介入了,就没有回头的可能。记的有一次去他们井队采集数据,不知是老天做媒还是注定的缘分,下班时,突然下起了大雨,望着窗外的蒙蒙大雨,心里甭提多着急了,一个姑娘家怎么可以在一个男人的世界里留宿呢?“天那,班车下雨肯定进不来了。几十里的路我可怎么办啊,”我一面搓着手、剁着脚,一面喃喃自语着。看着我着急的模样,他呵呵的笑了,见他那幸灾乐祸的样子,我简直要五脏移位,恨不得给他一巴掌。
  “都是你,烦不烦啊,蘑菇你个头啊,"
  我把所有得怨气、冤气一股恼的发泄出来。
  “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男人,比女人还罗嗦。你就不能快点,害的我这样你开心了吧。”
  “你简直就没用,那点破数据搞半天,什么大学生,干脆回家吃你的大米饭得了,”
  “野儿,都是我不好,等雨停了,我送你回去,别生气了好吗?”
  “什么?再说一遍,你敢喊我野儿,谁给你的权利。”
  我气急败坏的举起了手,真想给他二下子出出气,他却拉住了我的手,红着脸用生硬的普通话解释着“野儿别生气,野儿是武汉人的土语,是对喜欢的女人的爱称,”不知怎么了,当他拉住我手的那一刻,心中的烦恼和怒火消失了,眼神中多了几分暧昧的朦胧,感觉内心有一种液体在蠕动,一种莫名其妙的渴望。
  晚饭后,雨还在下着,我们沿着泥泞的路漫无边际的走着,原本巧嘴的我却变的如此沉默。那绵绵的春雨像在敲击着一颗少女那不平静的心,他的手搭在我的肩上,就这样我们慢慢地走着、聊着。一路上他讲了他的初恋及家庭,我的心情乱极了,既好奇又甜蜜,不知不觉走完了50里的路程。
  当站在宿舍的门口时,他依依不舍的拉着我的手说:“野儿,我真的喜欢你,我会用一生来证明我对你的爱。”
  他的眼里流露出一种欲望和期盼,整整一个晚上,我没有一丝的睡意,满脑子全是他的影子,躺在床上碾转反复,总感觉心被什么东西牵绊了,放也放不下,松也松不了。一种牵挂和思念的液体侵入了我的肌肤。流进了心田,伴随着心跳而侵蚀着每个神经及细胞。
  也许世上的事物都逃不过爱因斯坦的定律,爱与恨、对与错、黑与白的互相融合,构成了天地区分,又浑然一体。我们的爱没有豪言壮语,没有任何的承偌,我们的爱却很苦很累。每次他从边远的井队回机关开会或者上报资料,我们只能匆匆的见上一面,甚至连几句贴心的话都来不及说,离别时看到他那期盼的眼神,我的心碎了。那是一种淡淡的思念和折磨……
 


 

>>> 通往文章发源地          【关闭

 
文章出处:竹林逸趣论坛>真情花园 时间:2006/12/20 23:04:46 浏览:2828 文章ID:15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名:

 电邮: 文章ID: *
 

注意:发表评论时文章ID号一定要添哦!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