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变化的乡村 (1)
标题:《二、变化的乡村》 连载1 文章ID:16

    4点20许,我看见了村头等我的爸爸,爸爸微笑着拉着我的手,说我瘦了,把我手里编织袋抢过去,拿在手里,说:这么远,带这么多东西干啥,挺沉的,家里啥都买的到,光瞎花钱。

    看着日渐苍老的爸爸,我不知说什么好,赶紧问我妈身体咋样。爸爸说:你妈感冒了,嗑唆很厉害,在炕上躺着呢,要不早来接你了。我问:怎么感冒了,是小侄子结婚帮忙累着了吧?爸爸说:还真让你说对了,就是办喜事累的,你妈高兴,帮你二嫂忙了好几天,结果累着了,毕竟快80岁的人了。我说:幸好我买来了治疗感冒嗑唆的药,我们快回家吧!

    跨进久违的小院,大哥在伺候貉子(一种珍皮动物),脸上挂着丰收的笑意。嫂子在房前麻利地忙活着家务,我跟哥嫂打着招呼,快步走进爸妈居住的西正房。

    妈妈见我进来,赶紧从炕上爬起来,拉着我的手往炕里头拉,嗑唆着说:冷吧,快上炕暖和暖和。我听话地坐在炕头上,一边摸着妈妈的手,一边拿出带来的药品,让妈妈赶紧吃药。妈妈说:你大哥给我配了不少药,快好了。现在村里有卫生站,小病小灾的治疗很方便的。我们还入了合作医疗,每年一人才交15元钱,大病医药费能报6成(60%)呢。以后你不用惦记我们生病吃药了。

    我望着年迈的父母,看着他们慈祥的面容,安详的神态,知道他们对现在的社会、对晚年的生活是满足的。

    是啊,他们生于民不聊生的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度过了战乱不止的硝烟岁月,也感受过新中国建立百性们政治上的解放,也经历过建国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也品尝过三年自然灾害的饥荒。所幸的是,他们在古稀之年,赶上了国家改革开放,构建和谐,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在电话里,爸爸早跟我说了,村里告别了枯涩的井水,家家用上了甘甜的自来水;粗通文墨的妈妈妈妈也跟我在电话里讲过,国家取消了农业税,还给种粮的农民直补,种一亩地补十几块钱呢。乡亲们种地不仅不交钱了,国家还给钱奖励。这样的好事,就是在孔夫子的经书里也没有说起的。

    天天渐渐黑下来了,爸爸生上了土暖气,房间一会儿就热乎起来。妈妈吃着我带来的点心,嗑唆也轻些了。

    这时,嫂子进来请我们去吃晚饭,爸妈说他们吃点心,就不过去吃了,要嫂子给我炒俩菜。嫂子说都做好了,他大哥在饭桌旁等着了。

    我问起大哥养貉子的收益。他兴奋地说:今年貉子皮价格高,每张皮比去年高30、50元呢!我问怎么回事,他解释说:县里投资建立了皮毛交易市场,我们把皮毛拿到市场上,自然就有了选择权,哪个客商给的价格高,我们就卖给谁。不象原来没有交易市场,在村里交易买方一口价。我说:在网上,有文章介绍说,仅皮毛交易市场,皮毛价格的抬升,咱们县农民人均一年就多收入了200多元,是真的吗?大哥没有立即回答,摆着手指头算了算,差不多,差不多的。大哥接着说,还有前几年建的那个蔬菜交易市场,真给咱农民带来了效益。现在的政府给乡下办了不少实事、好事呀!

    嫂子端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叫我们先别说话了,催促我们喝酒吃饭。我跟大哥端起酒杯,酣畅地喝了下去。在大哥的目光里,我看到了新农村的未来,也看到了乡下人不断增加的幸福。

 

加入时间:2007/2/11 23:57:24 浏览:1760 文章ID:16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