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5)
标题:《五》 连载5 文章ID:21

  8月,我们一家去九寨沟旅游,返回时特地去了一趟峨嵋。当我爬上金顶,站在高高的舍身崖,张开双臂,看着云烟环绕,深不可测的崖谷时,突然想到了紫竹,一身豪情顿时化为乌有,唯有无尽的伤感在心头弥漫。

  此时的紫竹,早在去年就不再写一个字,我无法也不能去深究其中的原因,而网络,如果不是因为我,我想她也许早就远离了。事实上,我也有好几个月不曾在QQ上看到她的身影,联系的唯一方式就是手机,而这样的次数也是不多。大概在11月的一天,她约我上网,我猜想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果然,她说要把她一直使用的QQ送给我,不知为何,当时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坚决不要。她却说,她早已厌倦了网络,决定从此不再上网,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QQ丢了实在可惜,想留给我做个纪念。无论我怎么推迟,她都固执地让我收下,看她那么坚决,只好接受,密码竟然是那人的名字。然后她告诉我,武汉的天气她也不能完全适应,她想回家了。我立刻邀请她回家前先到我这里走走,以后也多次邀请她到我家过春节,可她都没有最后答应下来。07年的1月,她发来短信,说买好了两天后回家的车票,我想回家总比一个人老是在外面漂泊的好,嘱咐她一路当心,保重身体。却因自己有事,忘了两天后给她短信送行。那是我一直都很后悔自责的地方,因为从那以后,她便杳若黄鹤,音讯全无。

  一个月都没有她的消息,我预感到这也许将是我们的永别。按以前的号码打过去,竟然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去QQ上给她留言,也不见任何回音。于是,我不再做任何徒劳的努力,我终于明白,紫竹,这个如流水浮烟般的女子,从此从我的视线和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很奇怪,这次我没有揪心般的疼痛,更没有黄河绝堤般的泪流,只是默默地接受一份难以言状的怅然若失。很多时候我都以为,她不属于这个世界,不属于网络,至少她不应该生活在当代,也许她的前身就是唐诗宋词中某个白衣盛雪的女子。那她去了哪里?又该去哪里?真的是回了她的家乡吗?没有答案,也不想去追寻答案。或许我根本就是在害怕着什么,回避着什么。

  但是我依然感谢网络,让我因此结实了这个从唐诗宋词中走来的飘逸、善感、奇特的女子,并与她在浩瀚无边的人潮中,风雨相伴地度过了整整三年的美好时光,那是一段铭心刻骨的姐妹情缘。虽然她走了,走得决绝,走得彻底,走得无影无踪,但她并没有走出我的内心。在我心底,永远都有一块地方为她保留,任她栖息

  回忆的闸门一旦打开,思绪便如潮水般奔涌,一泻千里,付诸笔端的文字却如散落的花瓣,凌乱无序。我无法描绘出她带给我的那份美好的感觉,更述说不尽我对她的那份想念与怜惜。但我深信,她也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正对着我所在的方向凝望。既如此,她无声无息的离去有什么关系?从此断了音讯有什么关系?QQ一直灰暗沉默着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有云有风,我们曾经一起拥有的就不仅是回忆,而是延续,只要有声响的地方,她的声音就会恒久回荡在我的耳际。

  在失去联系一年后,我删除了她留在我手机上的号码,那一刻,我是释然的,我想我是懂她的。长夜漫漫、风雨凄凄,迢迢的路,她只是希望一直一个人走。无论风和日丽,无论坎坷崎岖,她都会义无返顾。但时至今日,我的思念之情,并没有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悄然远去。静静的夜晚,我依然会想起这个命运多舛、才情四溢、灵秀婉约的奇女子。我会找出在北京拍的照片,照片中的她,笑靥如花,仿佛正对我讲述她童年的趣事;再一次品读她如珍珠泪般的文字,陪同她在来世今生中缱绻飘飞;翻开自己出版的诗集《指若飞花》的扉页,凝听她“序”里告知我的她的别样的人生。“指若飞花”这个书名,则出自我读到的她的第一篇文章。而我们各自的本名中都有同一个字,缘分吗?一定!

  尽管现在想起她来,脑海里仍然会出现文章开头的画面,但我的心已不再悲戚。也许,也许在某一个挂满露珠的清晨,或者某一个落花纷飞的黄昏,那个独特动听的嗓音不经意间就会在我的耳畔轻唤一声:“姐……”。

  泪已流尽,前路不再凄迷。

 


2008.6.22
 

加入时间:2008/10/6 13:24:03 浏览:847 文章ID:21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