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我吧,娜娜 (1)
标题:《吻我吧,娜娜》 连载1 文章ID:3

第一章 原罪

当爱上了一个人,生活就变得有意义


    当他的手敲击着键盘或轻点鼠标时,他感觉自己就像正在操纵世界。在电脑和网络的世界里,他就是神。只因为他是被人称为电脑天才的江宗舞。
    “江宗舞!!”一阵阵敲门声根本无法把他从电脑中拉出来,直到门外传来一声叫喊,江宗舞才极不情愿地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位高瘦的男人。
    “翌淘啊,进来吧……”宗舞口上让了一句,马上又回到了电脑旁。
    “老弟,拜托你别这么走火入魔了好不好?”翌淘走进屋,“每次都这样,你玩电脑有三年了,也就这么疯了三年……”
    “错了!”宗舞马上反驳,“是我正式进入电脑界三年,论玩电脑我可有资历了!”他马上一指屏幕,“喂,你看我刚刚设计的程序!黑客程序!我给它起名叫‘Venus-A’,凭这个V-A,我可以轻松打入任何网络!我敢说,至少三十年不会有人防得住它……不过话说回来,毕竟是非法的,所以我在这个程序里面又加了个别的病毒进去,免得有人用它犯罪。我想等V-B设计出来,能用上五十年没问题!还有,我的‘银河风暴’明天就要发行了,我一年多的心血呀!……”
    “停!”翌淘已经被他这一大段的兴奋语言说得头晕脑涨,知道再不打断他就没有机会了,“等一会儿再聊你的成就好不好?你可不可以暂时放下这些事?以前我就说过你,别整天不想别的,光是……”
    “我知道!”江宗舞无奈地关上电脑,“我不是听你的写写日记嘛!写了半年了……”
    翌淘不屑地抄起宗舞放在桌子上的日记本:“我敢打赌,你的日记和电脑杂志没多大区别!”说着便翻了几下,“怎么样?还日记呢,整个就是工作记录!”
    “周堇呢?没和你在一起?”江宗舞故意岔开话题,“今天是平安夜。”
    翌淘一笑:“亏你原来还知道今天是平安夜。周堇和金琳、文洁在歌厅等我们哪!说好一起热闹一番你又忘了!你真该找个女朋友管你一下了。”
    宗舞这才记起来当初大家约好一起去玩的:“该死!我忘了!那我们现在出发吧!”
    一路上,翌淘不停地说着宗舞,无非是让他稳下心来找个女朋友,想一下自己将来的生活。江宗舞却显得有些不耐烦,对他而言,这种事可遇不可求。何况他根本没想过该找一位什么样的女孩才适合自己。
    平安夜总是相当热闹,一对对热恋中的男女总是把这一夜视为仅次于情人节的好日子。江宗舞和翌淘走进了一家相当有品位的歌厅。一进去,远远便见到对面位置有两个女人在对他们招手,旁边还坐着两个女的。
    “等很久了吗?”翌淘对一位短发丰盈的女子说。她叫周堇,是翌淘的未婚妻。
    另一位是个高个女子,不很漂亮,但相当有气质,散发着一种迷人的高雅气息,她叫莫文洁。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叫王金琳。这五个好朋友是多年的“死党”了。
    “这么晚!”金琳拉他们过来,又叫起旁边坐着的一位陌生女孩,“介绍个朋友给你们认识:安娜!我的好朋友,出于太多无聊男人的邀请,才决定和我来这的。”
    “金琳,别乱讲!”安娜拦了一句,站起来对宗舞和翌淘微微一笑,“你们好!”
    只是这第一眼,宗舞顿时被这位叫安娜的女子吸引住了!她中等身段,纤纤细细的,长发过肩,乌黑得令人眩目,两道弯眉显得十分活泼,一双眼睛仿佛会讲话似的,明亮有神,高耸的鼻梁下面是两片小巧朱红的唇,白白的皮肤配上一套鲜红的毛绒长衣,是那么艳丽!
    江宗舞几乎窒息了,这样的女子是这凡尘该有的吗?在她的光彩下,整个世界都似乎黯淡无光!!
    金琳继续介绍:“这位是关翌淘,周堇的未婚夫。”
    “你好!”安娜和翌淘握了握手。
    “这位是我们的大天才江宗舞!”金琳指着宗舞。
    “你好!久闻大名了,一直听说你在电脑方面的才华,早就想认识一下了。”安娜伸出手来。
    宗舞忙和她握着手:“不敢,是朋友们夸奖罢了!”她的手如此柔嫩,声音也是甜甜的令人心醉!
    “好了,今天我们可要玩开心一些啊!”周堇拍了拍手,“哎?文洁,怎么光喝酒不讲话?”
    莫文洁相当幽雅地一笑:“讲什么?大家happy就好了。对了,宗舞,听说你的‘银河风暴’就要发行了?”
    好不容易有个人说到了江宗舞的兴奋点上,宗舞马上使劲地点头:“没错!我看销量不会太差!不过你们幸运了,我为你们一人留了一张!”
    “有没有我的呢?”安娜半开玩笑地问了一句。
    宗舞脸一红:“我会为你留一张的……对了,文洁,如果我们计划做续集的话,一定还请你来录主题歌,别拒绝啊!”
    莫文洁的歌唱得很好,一直在一家大歌厅工作。
    谁知文洁却笑道:“恐怕不行了,你不想欣赏一下安娜小姐的歌喉吗?”言外之意,这里有一位水平更高的“歌星”。
    可是不等宗舞发问,安娜便怕羞似的摆手:“不行不行!我哪里唱得了?……”
    王金琳笑着拉着安娜的手:“怎么变得这么谦虚了,我的大小姐?你唱歌好不好,我们三位女士可是听过,你可逃不了。”
    江宗舞越发对这位光彩照人的安娜小姐感兴趣了,于是便也附和着说:“既然安娜小姐的确唱得好,就上去唱一首吧!”
    不等安娜回答,文洁便起身向安娜伸出手:“那么,我们合唱一曲,OK?”
    安娜实在无法推辞,只好随着文洁一起上了台。
    只见安娜打开歌本,迅速扫了几眼,便指着一首歌:“就唱这首‘感恩’吧!”
    文洁点点头,把歌曲号码报给了服务生。不一会儿,音乐便响了起来。文洁对安娜挤了挤眼,两人便一起唱了起来:
    “把寄托留给爱人,把发泄留给朋友,所以对你永远不会高要求。给你的也许很少,需要的总是很多,无止境奉献才能相处得久。朋友总是要陪着你走,别在意为你付出够不够。再多的苦给我来承受,再多的眼泪我来替你。Oh my friend, I love you. You will always in my soul.我知道你,你知道我,沉默总多于交流。Oh my friend , I need you. You will always beyond the word.给我快乐,陪我难过,明白这就是生活。”
    莫文洁故意压低了声音,这一下安娜的声音便显得十分清晰。她的歌声甚至比她讲话的声音还要甜美,除了声音不是很大,大概是紧张所致吧,其他方面的确超过了半专业的莫文洁了。
    江宗舞听得入了神,痴迷地望着台上的安娜,心中默想:“天下真有这样的女孩吗?太不可思议了!!她简直要带走我的灵魂,莫非我一见钟情吗?……”
    一曲唱完,不等安娜和文洁下来,便不知从何处上来了一位男士,先是向安娜献上了一大束鲜花。接着邀请安娜跳舞。安娜不好意思推脱,只好和那男人一起跳起舞。
    文洁自己走了回来,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自愧不如啊!金琳,没想到你的朋友一到,我和周堇都成了配角了。”
    金琳笑道:“那当然了!她是我认识的女人中最出色的!”然后好像故意似的问宗舞,“宗舞,你为什么不请安娜跳个舞呢?早点解决你的个人问题不好吗?”
    “别开他玩笑了。”翌淘打了个圆场,“宗舞从来也不会跳舞,你又不是不知道。”
    江宗舞把目光从安娜那边收了回来,呆呆地喝了一口杯中的酒,很坚定地说了一句:“我不感兴趣……”
    对于宗舞的这句话,大家只当是一句说笑,便又聊起别的来了。
    很快,安娜舞过一曲之后走了回来,或许只是不经意,她没有回自己的座位,而是坐到了宗舞身旁的位子上:“好累呀!”
    江宗舞把她的酒杯取了过来递给她。
    “谢谢!”安娜顽皮地一笑,“江先生,听说你在电脑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呢!”
    江宗舞还没回答,金琳便在一旁说道:“他简直成了痴人了,不过不是那种普通的痴痴迷迷的网虫,他可以让电脑为他而无所不能,简直……无法形容!”
    “话说太大了可就不好圆了!”宗舞开玩笑地说,“我只是喜欢电脑而已。我觉得现今的软件和程序只不过发挥了电脑的一部分潜力,我便想做出让它百分之百表现的东西出来。”
    “那么你觉得Win95之后会有什么新发展呢?”安娜问道。
    宗舞似乎很有把握地说:“我认为,Windows系列至少还会再推出将近十种的新版本,用来不断完善自己,最快的也许明年就会出来……之后呢,Windows将随着电脑的发展和人们的需要而落伍,因为它的操作根本不是最方便的。在它退出之后,一定会有一场大的电脑革命,将会进入一个全新的虚拟网络的空间,整个系统就是一个世界,电脑的包容度可以大过这个现实的世界。病毒无法发作,黑客也无从下手。……应该需要二十年才能完成。再经过二十五年左右,电脑将接近一种独立生命体……明白吗?”
    安娜听得入了迷,呆楞了好一阵才说:“天啊!你的设想真伟大!”
    “一定会实现的!”江宗舞端起了酒杯,“有机会你可以来我家做客,我先让你看一下我的研究成果,你就会明白我不是胡乱预言的。”他向安娜一举酒杯,安娜微笑着和他碰了下杯。
    “Great!But is a joke!”在一旁听了好久的莫文洁说了这么一句,“安娜,宗舞可是最爱说笑的了。”
    宗舞微微笑了笑;“文洁,少用你的英文开我玩笑了。”
    莫文洁虽然不算是个外向开朗的人,但是却总喜欢用一些夹杂着英语的话和人说笑。
    这时,又走过来一个男人到安娜身旁:“小姐,赏脸跳个舞好吗?”安娜便放下酒杯,和那男人走入舞池。
    周堇拉着翌淘:“我们也去跳舞吧!”
    “好啊!”翌淘和她一起离开了座位。
    文洁也站了起来:“Sorry!”看来她要去洗手间。
    座位上只剩下了王金琳和江宗舞两个人。江宗舞一声不吭地喝起酒来。
    金琳推了他一下:“宗舞,怎么样?”
    “什么?什么怎么样?”宗舞愣了一下,“噢,你说安娜?还可以……”
    金琳故意气他:“人的确没的挑,不过你千万别追她!”
    宗舞不屑地哼道:“为什么?”
    “安娜身边要抢着护花的,我看围着歌厅转三圈都没问题。”金琳答道,“这么多男人什么样的没有,比你有钱的,比你有势的,比你潇洒漂亮的,比你温柔体贴的。人家是女皇一样,众星捧月,凭你还排不上向里挤呢!”
    江宗舞哈哈一笑:“我说过要追她了?越是别人抢的,很遗憾,我越不在意!”
    “你就是想要也白搭,看你那性格,目空一切,整天不把别人放在眼里,自负得要命。人家安娜凭什么会接受你?”金琳白了他一眼,“是好朋友才提醒你,你这脾气也只有我们不计较,再不改的话真连个女朋友也找不到了。”
    江宗舞便向舞池中看了一眼,安娜的舞跳得相当好,不过舞伴已经又换了一个。
    宗舞小声说道:“看来今天这里的所有男人都要和她跳过来了……”
    “But without you!”身旁传来了文洁的声音,她刚从洗手间回来。
    宗舞显得有些烦:“小姐,拜托你少讲几句英语好不好?”
    莫文洁笑了:“怎么?心情不好了?Sorry,不过她真的很棒,不是吗?你和翌淘没来的时候,我们和她聊了好一阵了,她的知识还相当广呢,绝对是见过世面的女孩子。”
    “关我什么事?”江宗舞没好气地回道。
    “喂,刚刚还邀请人家有机会去你家做客,现在又不关你事了?”文洁说道,“我也是不想你再打光棍,人家翌淘都快结婚了,你呢?有喜欢的好女孩千万别放过,Understand?”
    “Yeah!I see!”宗舞还了一句,他看了下表,“文洁,金琳,不好意思,我还有些别的事先回去了,你们玩吧!”
    “不是说玩一晚上吗?你怎么这么会搅气氛?”金琳不满地说道。
    文洁却对金琳说:“他一向都这么忙,让他走吧。”
    宗舞也不解释,拿起衣服便走。也许他真的对安娜有些好感,所以见安娜和别人共舞而自己又对舞蹈一窍不通,多少会有些心烦。
    “江先生!”就在他快出大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安娜的声音。
    江宗舞忙转回头,见安娜已经跑了过来:“江先生,你要走吗?”
    宗舞脸一红:“是,我还有些事……”
    安娜妩媚地一笑:“我们交个朋友吧!”
    “我们不算朋友吗?”宗舞问。
    “当然不能算了!朋友要互相认可才行的!”安娜伸出手来,“愿意和我交个朋友吗?我从来没有这么有才华的朋友呢,宗舞?”她没再称呼他江先生,显得亲近了不少。
    “好啊!安娜!”宗舞便和她握了握手。
    安娜又笑了,看得出她很爱笑:“好了,有机会我一定会去你家做客。不过……”她开了个玩笑,“我的朋友家从来都是住别墅的呦!”
    宗舞点着头:“那我就专为你而买幢别墅吧!”说完,两人便一同笑了起来。
    “再见!”宗舞礼貌地挥挥手,转身出了大门。
    安娜目送他离开,才又回去继续唱歌跳舞了。可不知为什么,她似乎没了继续跳舞的情绪,于是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喝酒。
    “咦?!”身旁的金琳突然叫了一声,从座位上抄起一个钱夹来,“是宗舞的,他真是够粗心的,连钱夹都不记得。”
    莫文洁眼皮也不抬:“Too late,他走了。”
    安娜不知从哪来了种情绪,马上抢过钱夹:“他没走远,我去追他!”说完便起身向外跑。
    金琳在后面直叫:“喂!把外衣穿上,外面很冷的!”可安娜早就跑出门了。
    江宗舞正独自走在街上,看着那些没有倦意的人们在相互说笑、嬉闹,而自己只是一个人独逛。
    “江宗舞!!”隐约中,他似乎又听到安娜在叫他。
    “难道我耳鸣了不成?”宗舞下意识地回头望着,见不远处有一团火红在向他而来。红色越来越近,那是安娜的长裙,真的是她!宗舞急忙迎上去。
    “你的……钱夹!”安娜气喘吁吁地说,同时把宗舞的钱夹递给他。
    “谢……谢谢!”宗舞接过来,看着她冻得发红的脸颊。
    安娜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认真地说:“你这么个天才电脑专家,怎么只有四百多元钱,连信用卡都没有?”
    宗舞一愣,安娜的这句话一下子惹恼了他,他马上没好气地说道:“你知不知道在别人没有允许的情况下翻看别人的钱夹属于侵犯个人隐私,是很不礼貌的?”
    “你……”从小被人宠爱的安娜哪里受过让人指责,这可以说算是头一回了。她马上气道:“你有没有良心?我好心好意给你送过来,你就这么对我?我不过开个玩笑嘛,你就……”这一生气,她的脸更红了。
    宗舞无奈地摇摇头,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轻轻披在安娜身上:“你怎么不多穿件外套?真的感冒了我怎么心安?”
    安娜看着他那双会说话似的眼睛:“讨厌,骂完了又哄,你真可恶!”
    江宗舞却笑了:“喂,小姐,别忘了我和你刚认识每多久,我还不习惯如何当好你的朋友呢。”
    他忽然感觉好像下雪了,便伸出手来想接片雪花,还自言自语道:“我发觉在一个女人面前,男人很难做完美。对她温柔,也许她喜欢平凡;对她严肃,也许她喜欢浪漫;距离太近,她说你肆无忌惮;距离过长,她说你对她疏远。有时一个男人可以为了女人做到九十九件事,而唯一忽略的一件,却又恰恰是女人最在意的。所以在女人眼中,所有男人都不完美。”
    安娜这才笑了,她也学着江宗舞的样子伸手去接雪花,可是一片片雪花落在她手中后便化成了一颗颗小水珠。
    “呀!它融化了!”安娜像个孩子似的叫着。她看着江宗舞的手,他的手上满是雪花,一片片地散落着,没有融化任何一片。
    安娜奇怪地问:“为什么我的雪花会融化呢?”
    “因为你的手是热的,像你的心一样热。”宗舞说。
    “那么你的手很冷了,像你的心一样冷吗?”安娜握了握江宗舞的手,真的是那么冰冷!
    “你把衣服给了我,所以才这么冷吧?”安娜用她火热的双手握紧了江宗舞冰冷的双手,“我为你捂手吧!”
    她那小巧的手就这么抓着宗舞的大手一动不动。江宗舞便看着她,她的头发上面已是一层浅白,小鼻子也红了。宗舞的手感觉到了来自安娜的一股热流。
    “你会对每个人都这么细心,还是只为我捂手呢?”他不由自主地问。
    安娜只是笑,不作回答。
    “你的歌唱得很好听,可不可以再让我欣赏一次呢?”宗舞又说。
    安娜眼帘低垂,双眼望着那两对相握的手,小声唱了起来:
    “雪花再次飘起,又是纯白的冬季。把世界装扮如此美丽,这银色的天地,绚丽无比。轻轻调整呼吸,望着我身边的你。圣诞夜,许下一个心愿,愿能保留一切,明天能有新一个惊喜。你看那欢乐充满了世界,环绕你我在这圣诞夜。好希望能听到你温柔语言。你听那钟声响彻了天地,好像在敲响一个奇迹。就是我,还有你,永恒的话题……”
    宗舞轻轻放开手:“我走了……我想,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只凭这一次,已经足够值得我去思念你了……”他慢慢转过身,似乎已不觉寒冷,就这么走。耳边安娜的歌声越来越轻,直到听不到了:
    “听钟声诉说一个奇迹,看世界依然如此美丽。请你和**近,无论在何时在何地。听钟声诉说一个奇迹,看幸福永远不会离去。Merry Christmas,亲爱的,我爱你……”

加入时间:2006/2/28 17:19:38 浏览:1626 文章ID:3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