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我吧,娜娜 (10)
标题:《吻我吧,娜娜》 连载10 文章ID:3

你是我灵魂的最后之梦!


    “天空。蓝色的天空。小鸟飞翔在天空里。
    花。只有两片叶子。像两个人遥望着的两片叶子的花。
    男人。女人。男人和女人。男人需要的。女人需要的。
    日记。是他的日记。我深爱的日记。我痛恨的日记。
    温暖是我的。是他留在我体内的温暖。
    他可以。他也可以。他不可以了。永远是他了。
    他是谁?我又是谁?我们是一体的。
    四只眼睛。两张嘴。六只眼睛。三张嘴。两只眼睛。一张嘴。
    躯体。反应。有反应的躯体。活着的人。死去的人。
    红色。我喜欢红色。红色的太阳。红色的火。红色的唇。红色的血。流淌着红色的血。
    血是咸的。泪水也是咸的。泪水是透明的。你是透明的。我不是。看不清的你。看不清的我。
    思念是什么?想。要。希望。要求。能实现的。不能实现的。
    是。不是。有。没有。爱。恨。爱。无所谓。爱。没有感觉。麻木。迟钝。凝固。死亡。
    我是谁?他又是谁?我们是一体的。
    生命。孕育。成长。无法选择的出生。无法选择的死亡。
    爱。爱情。不可知的爱情。可以选择。不可以选择。
    灵魂。梦境。我的。你的。最后的。最初的。轮回的。灭亡的。形态。障碍。看到的。看不到的。
    我的灵魂。你的梦境。你是我灵魂的最后之梦!”
    第二天,江宗舞想起了安娜留给他的任务,他直接打电话给了从前的老同学齐金龙,他现在研究植物学。
    电话接通后,宗舞开门见山地向齐金龙描述了那盆植物的样子,但齐金龙似乎十分惊奇:“你怎么见过这种罕见的植物?我的印象中,好象它叫相思草。……不如我查一下,然后把结果从网上给你发过去。”宗舞只好打开电脑,静等消息。
    “相思草?什么东西……”宗舞调出了“ANNA”文件,“不过名字很好听。”他随手在“ANNA”上用电脑制图合成了那株花的样子做为了一个背景,然后又设定了一个启动密码:Missing Grass。无聊中,他又拿出日记本写了起来,本里还夹着一份名单,上面列着江宗舞家中所有的物品。那是他前几日罗列好,准备交到律师楼,顺便立一份遗嘱的。那时的他心情差得想去自杀,然而对安娜那份放不下的牵挂救了他,才能有昨天那让他永生难忘的感受……
    日记写到一半,他的邮箱传来了邮件。宗舞打开打印机,很快,一张纸页便呈现而出。
    宗舞仔细看着:相思草,原产亚马逊河流域。花黑色,有剧毒。花粉中含有大量毒素,可随空气传播,导致中毒。中毒情况共分两种,花粉中毒者可用特殊血清解毒;误食相思草中毒者尚无解药,但食用中毒者的血液经服用后可抑制花粉中毒者的毒性发作……
    “天啊!”江宗舞惊叫道,“娜娜从哪里找来这种相思草放在身边!太危险了!”
    安娜在家中看着电视,不知为何,这几天她的精神一直很恍惚,常感到头晕目眩,但她没有在意。她觉得可能有些花粉过敏,因为这满屋的花香太过刺人了。
    “娜娜!娜娜!!”门外传来了江宗舞急切地叫喊声。
    安娜跑上去打开门:“宗舞……有事吗?”
    “相思草!!”宗舞来不及和她解释,直向卧室跑去,伸手就要去拔掉那株美得怕人的相思草。
    “住手!你干什么??”安娜冲上去拉他,她不允许江宗舞毁坏水连送的东西。但突然她感到一阵头晕,口鼻好像吸不进氧气,手脚也不听使唤了……
    “你……”她双目一合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
    “娜娜!”宗舞跑上去扶着她,“醒醒啊!天呀,怎么会这么快!我该怎么办?!”
    他把安娜抱上了床,见她白白的脸上竟泛满了黑黄之色。“果然是相思草的花粉中毒……我来晚了吗?我来得太晚了吗?”他看着安娜,又看着相思草,“原谅我,娜娜……这是我的信念!”
    他奔向窗前,毫不犹豫地掐断了相思草的花放入了口中!
    从他咽下这花只五分钟,他便感到了腹中说不出的难受。他坚持着坐到安娜身边:“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会的……”他从桌上抄过一个玻璃杯砸在地上,然后拾起一个破片,在手腕上狠狠割了下去!立刻,鲜红滚烫的血液顺着他的腕部流了下来。
    “但愿金龙不会骗我……”宗舞拨开安娜的唇,将伤口对了过去……
    渐渐地,江宗舞的鲜血起了作用。二十分钟后,安娜睁开了双眼,但仅仅如此而已。她身体不能动弹,头无法摇动,连喉咙也发不出声来。
    “你醒了吗?娜娜……对我说句话好吗?……你说不出声吗?那你听得到我讲话吗?如果可以,对我眨一眨眼吧……太好了,你听得到!我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死去的。因为你是我的女神……来,把我的血咽下去,它会救你的。娜娜,你知道吗?这种花叫做相思草,但它本身可不如名字那般动人,它是有毒的,你这么多天来所吸入的花粉气息足够至你于死地的。所以,我只有用这种方法来救你了……真的没想到,我们的最后一面竟是这样。
    “原谅我吧,娜娜。我是心甘情愿为你去死的。假如让我眼看你这样离开我,我会比死亡更加痛苦。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表达我对你的爱。或许这就叫有缘无份吧……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吗?我想我这么做一定可以换你一命的,以后千万不要这么不小心了,未必会有第二个我再出现的。
    “罗家或许是个好人家吧,我不知道,但罗家可以给你幸福的。我从没恨过你,也不会恨罗水连,路是自己走的,我弄丢了你是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你在我身边时,我把精力放在了电脑上,那么我只有把剩下的生命给你了。其实很希望每天与你相守,听你唱歌,就算苦些累些也没关系……哈,娜娜,别怪我总是有怪想法,幻想不只是女人的专利的。不过以后,再听不到你开心的歌声了……好了,我唱首歌给你听吧,别说我唱得难听呀!
    “‘原谅我写不出更好的诗读给你,只因你是言语无法描绘的词句。举起笔,却举不起那些回忆,没了你,这城市原来如此空虚。原谅我写不出更好的歌唱给你,只因你是音符不能代替的乐曲。放下琴,却放不下你的美丽,少了你,这世界也就没了意义。只好让我来做你的路,让你踩着走过去,直到没有谁能再给你压力。可突然我怕我还是舍不得你,原来想分离也要这么大的勇气。只好让我来当你的伞,为你挡住风和雨,直到你能发觉落叶的悲泣。可突然你说你有些情不自禁,现在才知道最温暖还是我的怀里。原谅我写不出更好的诗读给你,原谅我写不出更好的歌唱给你。能给你的只有一颗跳动的心,如今也要慢慢停息……’
    “啊——好累呀!浑身好像都没有了力气似的……娜娜,你怎么流眼泪了?不要,不要哭,我帮你擦……不用伤心的。也许死亡并不可怕,什么都不知道,反而解脱了呢。倒是活着的人,还要天天受苦……其实我现在很开心,只是有些舍不得离开你……天啊,没什么力气了……
    “在来这之前,我先去了律师楼的,我已经处理好了我家的所有事情,还立了一份遗嘱。真的,我预感到有可能会有这个意外发生的。还有,上一次在翌淘家,我无意中把瑞士那间别墅用Venus-A划了过来,没人知道的……我已经把它划入你的名下了……我答应过你的……
    “不行了……我真的坚……坚持不住了……还有一句话,就是……我爱……你……一定要活下去啊,娜娜……”
    江宗舞抬起手来,轻轻抹了抹安娜唇边的血,又轻轻吻了上去。……他的唇,她的唇,夹杂着他鲜红的血……在最后的吻中,宗舞把爱人的形象永远烙印在了双眼中。他终于无力地垂下了头,像睡熟了似的躺在安娜胸前,一动不动。他的嘴角沾着血,带着笑……他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毫无察觉,晶莹剔透的泪珠……
    屋子里静静地,相思草没了花朵,唯剩下两片孤零零的长叶,对面是两个孤零零的人,女人躺在床上,男人躺在她胸前,一个还活着,一个已经死亡。但两个人都一动不动,犹如两人都失去了生命一般……
    那么,告诉我,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寂静。寂静。满屋里只有寂静。不知过了多久,一声叫喊从安娜的口里发出!那是一声近乎于原始野兽般的叫喊!她可以出声了,她可以活动了!但她只是紧紧抱着怀里那个男人的头,大声嘶叫着!
    “宗舞!宗舞!求求你醒过来吧!!”她拼命摇动着身体,男人滑落了下来,倒在她身旁,是那么冰冷……安娜知道,一切都挽不回来了,昨天与她缠绵共枕的男人,今天已经变成了一个躯壳了。她试着坐了起来,下了床,踩着江宗舞的血迹走进了卫生间,用冷水洗着脸。然后,她呆呆地望着镜子,里面是一个面色苍白的她。
    她走回卧室,坐在江宗舞身边:“是我害了你,我不想的……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等我,宗舞!”她从地下拾起玻璃碎片,对准了自己的手腕。
    突然间,宗舞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一定要活下去啊,娜娜!”
    她猛然抬起头,盯着那株相思草,那尖长的叶子像弯刀一般。
    “阴谋……罗水连的阴谋……我不可以死!”
    玻璃从她手中落下,再次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加入时间:2006/4/25 22:53:55 浏览:1403 文章ID:3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