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我吧,娜娜 (12)
标题:《吻我吧,娜娜》 连载12 文章ID:3

第三章 往生


    
    只有在爱情之中才有真实


    七个人在大厅中一动不动。安娜的双手拉着两个女儿:小雪和爱生。小雪的身边是关翌淘的儿子关铠,爱生的一旁是她的丈夫杨狄。在他们对面,站着罗水连和罗明韧父子。
    “跟我走吧,安娜,”罗水连开口说道,“这一次你是逃不开了,门已经被人围起来了。”
    安娜冷冷地瞪着他,一语不发。小雪却故意在一旁说:“真是好啊,妈,当年你真是当机立断,没嫁给这种以强凌弱的垃圾!”
    “小雪,别乱讲。”关铠拦住她,“罗先生,您这么做,莫阿姨一定不会高兴的。”
    此言一出,安娜、爱生和杨狄都是一愣:“莫阿姨?”
    “姐,到底怎么回事?”爱生问小雪。
    “他现在有老婆,叫莫——文——洁!”小雪大声说道。
    “原来你已经和文洁结婚了。”安娜说,“怪不得当年金琳不和文洁来往了,原来如此。”杨狄和爱生也明白了莫文洁的真正身份。
    “还不是因为你?还不都是因为你!”罗水连叫道,“不然我怎么会娶了她!”
    “爸爸!”罗明韧拦道,“请不要这么说我妈妈!”
    罗水连根本不理他,仍是对安娜一笑:“无论如何,我必须带你走!”说着便从腰间拔出一支枪来对准了安娜!
    “你敢!!”杨狄和关铠几乎同时掏出枪来!罗明韧见势头不对,低声对罗水连说:“爸,这里是瑞士,不要太过火了……”他生怕父亲伤了杨狄和爱生,更怕他们伤了父亲。
    小雪却指着罗水连:“有种你先开枪打死我!我是江宗舞的女儿,打呀!”
    “罗水连,你不觉得今天很怪吗?”安娜一点也不怕,“还记得‘水见火金必无魂’吗?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女婿:杨狄,犬加火的狄;关铠,金加岂的铠,一火一金,你不怕丢了魂吗?”
    罗水连却叫道:“我才不相信这些说法!”但心中还是真的有些发慌,于是话锋一转,“说真的,我不想伤害这里的任何人,尤其是你安娜,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你不怕我们三天后回到中国去吗?”安娜问了一句。
    罗水连反而哈哈大笑:“你躲到瑞士我都找得到,回去了还能再逃得出我的控制吗?明韧,我们走!”他们父子二人竟走出了大门。
    安娜只觉得眼前发黑,无力地坐在了地上。
    “妈!”小雪和爱生忙扶住她,“您怎么了?”
    安娜闭上眼缓了一阵,才慢慢说道:“是残留的相思草毒……抑制了二十多年,恐怕这一回又要……”
    四个人对望了一眼,隐约感觉安娜的话中另有内情。
    “你们一定很希望知道当年究竟都发生了什么吧?”安娜在两个女儿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进屋吧,我慢慢说给你们听……”
    夜已经深了。安娜还在讲着那发生于二十五年前的一段让她刻骨铭心的爱情。随着她一点点的回忆,小雪和关铠、爱生和杨狄也一一解开了各自心中的谜团。原来一切都是因为爱,只有这样真的爱才可以引发当年的一切;因为爱,安娜才可以活到今天;因为爱,她们才可以找到母亲……
    听过了安娜的故事,小雪和爱生已是泪流满面,她们都紧紧握着身边那个男人的手,她们都更加强烈地感受到:爱情是应该用心去珍惜的。
    安娜半躺在床上,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反而泛起了一层灰色。她心中明白,相思草的毒性在被江宗舞的血压制住二十五年后,再一次发作了,这一回再没有第二个江宗舞来舍命相救了。
    “来,小雪,爱生,到妈妈身边来。”安娜叫过女儿,无限爱意地看着她们,“上天太不公平了,我苦苦期待着,一年又一年,如今你们长大成人回到我身边了,我反而坚持不住了……”
    “不会的,妈!”爱生拉着她,“我们马上去医院,我和姐姐都不能失去您……”
    “是啊!”小雪也说,“我刚刚才有了真正的母亲,我不可以再离开……”
    安娜微笑着摇摇头:“没用的。相思草毒的血清这里是不会有的,就是有也只不过再拖上几年,何必呢……有生之年能再见到你们,我已经别无所求了……以后,就可以永远地躲开罗水连,和你们的父亲相聚了……我早就是个该死去的人,宗舞给了我一次生命,我还给他两个女儿和我半生的痛苦……罗家也给过我一次生命,但我不欠他了,以后……可以相安无事了……”
    她又亲切地望着关铠和杨狄:“小铠,杨狄,我的两个女儿就交给你们好好照顾了……小铠,替我向你的父母道个歉,是我害得他们失去了宗舞这个朋友……”安娜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哼起歌来:
    “多想爱着你,从你睁开双眼的第一天起。多想抱着你,教你认识这精彩的天与地。生命如此神奇,却又是无法挽回的美丽,哪怕拥有你便要我死去,我也在所不惜。多想亲吻你,每一天和你愉快地嬉戏。多想告诉你,我渴望你熟睡时轻匀的呼吸。苦就是无边无际,就连逝去也是悄无声息,换取你要承受如此大的压力,这是悲还是喜?多想你来丰富我生命的故事,是谁把你的存在都变成了往事?一路上,我们坚持,我们努力把痛苦一笑置之。多想叫你一声我的女儿我的诗,世界的黯淡都因你生命的停止。挽不回,无法坚持,又何必把一时当成一世?如今都成为历史,现在也变成当时,时间终于把我无休止的爱,凝结成了纸上的一个名字……”
    一刹那,安娜感觉好像又回到了二十五年前,似乎江宗舞正坐在她身边,再次将自己的鲜血送入安娜的口中。
    “娜娜,该走了……”她听到江宗舞的声音,“来吧,娜娜,我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吻我吧,娜娜!”
    “宗舞!!”一句撕心般的声音,那是从她心底爆发而出的!
    “妈!”爱生和小雪不由得大声叫着她。只见安娜的双眼直盯着天花板,双手不停地颤抖:“为什么?……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为什么感觉不到我……莫非我们……真的是一体的……”说完这句话,她急促的呼吸一下子停了下来,整间屋子立刻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小雪和爱生对望了一眼:“妈!您别吓我们了,妈!醒来吧……”
    但是她们的哀求,只有活着的人才可以听到,而安娜已然离开了人间。或许这样一个女人真的是天使落入了凡尘所成,而今她又要重归天国,与江宗舞相聚了……
    当太阳露出早上的光芒时,第一个迎接的必然是奔向她的最美丽的魂魄!
    三天后,小雪姐妹和杨狄、关铠已经收拾好行装,准备回国了。
    “妈妈怎么办呢?”爱生无限留恋地看着灵堂上安娜的照片。
    “让她留在这里吧。”杨狄走过来说,“瑞士才是她真正的家,这里有她记忆中最美好的一段。”
    “别再舍不得了,我们该回去了。”关铠第一个打开大门。
    “要走吗?”没想到罗水连父子已经站在门外了。
    “幸亏我及时过来了。”罗水连走了进来,“安娜呢?”一进门,他一眼便看到了安娜的遗像,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罗水连呆呆地走过去,“不可能……只是短短三天你就会死?”他冷冷地看着众人,“一定是你们的阴谋,她又想用这个方法逃跑!把安娜交出来!把安娜交出来!!”
    “你疯够了没有!”小雪大叫道,“我妈已经去世了,你还不放过她!”
    “罗先生。”爱生也说道,“我们看在罗家曾救过我母亲一命的份上,一切都不再和你追究了,请你也不要欺人太甚!”
    “我不管!”罗水连也叫喊着,“你们必须还我一个安娜来!”
    明韧也走过来拉他的父亲:“爸,别再闹了,安娜阿姨已经不在人世了。”他又略带愧疚地看了一眼杨狄和安爱生。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罗水连怎么也不相信,“无缘无故就会死?”
    安爱生终于忍不住了:“无缘无故?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当年你送相思草给我父亲,就是为了除去你心头的刺!可惜相思草被我毫不知情的母亲留了下来,导致花粉中毒……爸爸为了救妈妈,自己割了手腕,现在***毒又复发了,才会……你不仅杀死了我父亲,还杀了我母亲!你还我们两条人命来!!”
    “你这么多年处心积虑地寻找安娜,只是怕她将这个秘密大白于天下罢了。”杨狄冷冷地说道,“我们看在罗家从前的情分,不再找你麻烦,你还不走?”
    罗水连无言以对,只是望着安娜的照片叹气。
    突然,关铠问了一句:“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有你带路,我还找不到吗?”罗水连回道,“我知道你追查安娜的下落,本来派人要杀了你,可后来你几次大难不死,我便改了主意,让人监视你的动向……算了,一切都过去了。明韧,我们走!”他转身向大门外走去。
    谁知当他走到小雪身边时,小雪突然说了一句:“你害死了我的父母,弄得我在孤儿院里生活了十几年,现在才知道关铠几次险被人杀也是你操纵的……你别走!!”话音未落,她已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冲向了罗水连!
    “小雪!不要乱来!!”关铠伸手欲拦,但小雪已狠狠刺向了罗水连。罗明韧立刻挡在了父亲身前,这一刀竟刺在了明韧的后背!
    “明韧!”罗水连见儿子受伤,顿时恼羞成怒,从怀中掏出枪来对准小雪便是一枪!
    “砰”地一声,小雪的腹部便鲜血飞溅,倒在地上!
    爱生惊呆了,杨狄惊呆了,关铠更是惊呆了,谁也没想到只是短短一刹那便发生了这样的事!罗水连趁众人未缓过神来之时,扶着明韧跑出了大门,上车飞驰而去!
    “小雪——!!!”关铠终于大叫了一声,冲到了小雪身边,把她抱在怀里。
    “姐!”“小雪!”爱生与杨狄也围了上来!
    小雪的手紧捂伤口,鲜血顺着她的指缝直往外涌,染红了一片地板。但小雪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小雪!小雪!”关铠呼喊着她。
    小雪强忍疼痛,给他一个微笑:“对……不起,关铠……我本想……给妈报……报仇的……”
    “小雪,你怎么这么傻……”关铠叫着,“你千万不要出事,我送你去医院!”
    “关……铠,我和你……相处的时……时光,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小雪坚持说着。
    关铠只是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本来……你说你……回去之后……有话告诉我……可惜……我听不……到了……”
    “不,我现在就跟你说。”关铠紧紧抱着她,“我爱你,小雪。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不论今生能不能再拥有你,我都不后悔这句话!”
    小雪终于流了眼泪:“喂……你好傻……现在才……对我讲,……我……一直都……等……着……”
    话未讲完,她的双眼便无力地合上了,双手也不再动弹,任由鲜血从伤口中流出来,一直染到关铠的衣服上。她再也不能弹着吉他唱歌了,再也不能染着黄发满街跑了,再也不能“喂,喂”地跟着关铠东走西逛了……
    爱生扑在杨狄怀里痛哭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刚刚找到妈妈和姐姐,她们就这么走了……为什么……”
    杨狄一言不发,只是难过地看着小雪的尸体。
    “罗水连……”关铠的双眼通红,似乎要喷出火来,“这一次我绝不放过你!我绝不放过你!!”
     

加入时间:2006/4/25 22:57:28 浏览:1644 文章ID:3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