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我吧,娜娜 (3)
标题:《吻我吧,娜娜》 连载3 文章ID:3

爱情的散步就是天国的跳舞


    春天渐渐地走来了。四月十二日是关翌淘和周堇结婚的好日子,众位好友自然不会忘记。然而当天直到快午时,江宗舞也尚未到。翌淘焦急地等待着这位最好的朋友,周堇则正和莫文洁、王金琳聊天。谈话中,三个人说到了这个最让人头疼的朋友,谁也不知他到底还在忙些什么。
    “我前一阵子碰到安娜,她说她在江宗舞那学电脑学了一个月呢。”王金琳说了一句,“知道吗,宗舞好像很对安娜有意思,不知后来怎么样。”
    “不会吧?”周堇笑道,“江宗舞也知道恋爱?我以为他不懂呢!安娜什么意思?”
    “我看啊……”文洁晃了晃手中的那杯酒,“很难预料!”
    金琳哈哈大笑:“不过那次看安娜的意思,她应该对宗舞很有好感,不然她不大可能坚持一个月天天去宗舞那。你想想看,安娜可是应酬不断的,冲这种天天去的精神……”她没再继续说,只是用眼睛挤了一下,示意大家向大门那看。
    众人一起望去,才见江宗舞已走了进来。江宗舞先是和翌淘说了几句话,便向她们招招手走过来。
    “大忙人,你可来了?”周堇叫他,“我今天做新娘,你还来这么晚!幸亏没请你当伴郎。”
    宗舞哼了一下:“现在请也不晚——娜娜呢?”
    “娜娜?”三个人都是一愣,文洁和周堇根本不知江宗舞说的是谁,金琳马上反应过来,“娜娜”是安娜的小名,连她这个好朋友也从不直呼的。
    “娜娜还没来。”金琳回了一句,她见文洁和周堇还有些奇怪,便又说道,“你怎么知道安娜的小名。现在还敢直呼?”
    江宗舞却很不以为然:“叫自己的女朋友,还有这么多约束吗?”
    “女朋友!”三个人不约而同第叫道,“不会吧!”
    江宗舞很得意地笑了,他端过一杯酒来,然后慢慢地说:“娜娜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所以我会选择她。”
    此时,安娜已经准备完毕,就要出门了,而她卧室的门“咚咚”响了两下。
    “进来!”安娜说了一声。
    门开了,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人走了进来:“娜娜,要出门吗?打扮得这么漂亮!”
    “罗姨!坐啊!”安娜马上拉着她的手,“您今天不去公司吗?”
    “不去了!”罗姨坐下来,“自从你罗叔叔去世后,我一个人支撑罗氏十四年了,真的好累呀!今天,水连就要从美国回来了,我也就可以‘退休’了。水连从七岁就去了美国读书,一呆就是十六年,这十六年亏了我还有个‘女儿’在身边呢!”
    “罗姨……”安娜脸红红的,“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嘛!”
    罗姨摸着安娜的脸颊:“你和水连还从来没见过面呢!他只是听说多了个小妹妹,早就想回来看一看了。我呢,过几天就去美国那边养老了。你是希望和我去那边,还是想留下来帮水连呢?”
    “罗姨,我……”安娜不知该怎么回答,“我的学业还没结束呢……”
    “半年很快就过去,你不就毕业了吗?”罗姨笑了,“我还是尊重你自己的意思……”
    这时,外面的门铃响了起来。
    “芳姨出去买菜了,我去开门吧!”安娜笑着跑了出去,来到大厅打开大门,只见一个英俊的青年站在门外。
    “你是……”
    安娜刚问了一句,那年轻人马上说到:“你是安娜小姐吧?”
    安娜点点头。
    他笑了:“你好!我是罗水连,很高兴见到你!妈常和我说起你的。”
    安娜这才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罗姨的独生子,刚刚从美国回来的罗水连。
    “你好……”安娜依旧投以一笑,但她的微笑的确太迷人了,恐怕任何异性也抵挡不住,罗水连也一样,他已然被这一笑而征服了!
    “水连!”罗姨已走了出来,看着自己十六年未见面的儿子,激动得一把将他抱在怀中,“水连……你可回来了!让妈看看,比照片上胖了些!”
    “妈,您好吗?”罗水连亲热地叫着她,“我在纽约无时无刻不想回来看您!”
    罗姨高兴地点着头,她看到了一旁站着的安娜,忙拉过她:“忘了给你介绍了。水连,这就是我常说的安娜,这些年一直是她陪着我,我才不会太寂寞。”
    罗水连笑着回答:“我们刚刚已经认识了,是吧,安娜?”
    安娜依旧一笑:“罗姨,你们先聊,我朋友有个婚礼,我要出去了。”
    “我送你吧!”罗水连马上说。
    罗姨也应道:“是啊,让水连送你好了!”
    安娜只好点点头,和罗水连一起出了门。
    罗水连从车库把车开了出来,安娜坐了上去。
    罗水连轻轻扶了扶反光镜:“还是第一次在国内开车,感觉好紧张呀……”
    安娜低声说:“去辛迪蕾拉大酒店,你认得吗?”她对这位十六年前就不在这里生活的人的驾驶技术和认路水平有些怀疑。
    “你可以做我的向导。”罗水连看了她一眼,便发动了汽车。
    一路上,安娜不停地看表,生怕耽误了时间似的。
    罗水连突然说了一句:“我发现你很爱笑,看得出你是个很开朗的女孩子。”
    安娜又是一笑:“是吗?”
    “这些年来多亏你照顾我妈,不然我也不会在那边安心地读书。”水连打开了车里的音响。
    “应该的……”罗水连的一句话似乎勾起了安娜的心事,“我只是希望自己心里好过一点……要不是我,罗叔也不会……”
    “这首歌很好听啊!”水连见她情绪不对,马上转移话题,“这是哪一首呀?”
    “只是。”安娜回答,她也不再出声,安静地听着歌曲:
    “我只是有些犹豫,你也只是挥一挥手而已。我只是有些痴迷,你也只是过于挑剔。我只是有些顽皮,你也只是对我不讲道理。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也只是过于相信。我只是有些忧郁,我只是有些压抑,我只是错过了一次,就让你离去。我只是有些哭泣,你也只是不把我放心里。我只是有些孤寂,你也只是给我悲剧……”
    婚礼尚未开始。周堇和翌淘忙着招呼客人,文洁和金琳就坐在一边听江宗舞说他是怎么和安娜走到一起地。
    江宗舞一说起来就洋洋得意,似乎是对上一次金琳泼他冷水表示反击似的:“其实就是这么简单,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不是喜欢我,但偏偏就这么发生了。我想也是在这一个月地相处中培养的吧……感情真是奇怪,我死也猜不到她会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一直以为她这样优秀的女孩是绝对不可能轮到我的。”
    “Why?”文洁拍拍他的肩,“你也一样是个优秀的男孩呀。你不觉得吗?”
    “我?”宗舞认为她在开玩笑。
    “真的。”文洁为他打气,“她的确很出色,你也是,所以你要自己把握好,用你的优点去爱她,明白吗?至少我觉得我认识的男孩中,你是我最欣赏的。”
    “别逗了!”宗舞哈哈大笑,“I’m not a child!”他用一种“莫氏交谈法”(江宗舞为莫文洁这种英汉混杂的语言下的定义)还了文洁一句,搅得几个人也都大笑起来。
    车在酒店门外停了下来。
    安娜下了车,然后对水连说:“谢谢你!回去要小心开啊!”
    罗水连点了下头,却熄了火。
    安娜很奇怪:“怎么了?你不走吗?”
    水连叹了口气:“我恐怕不认识回去的路,还是等什么时候再来个向导吧!”
    安娜笑了:“狡猾!好吧,不如你和我一起去吧,正好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
    罗水连这才笑着下了车,随安娜一起向酒店里走去,心中还在暗自得意。走进大厅,安娜示意他先等一下,自己去找宗舞他们,再介绍大家认识。罗水连便老老实实要了杯酒,等在一旁。
    安娜向里走去,好远便见到江宗舞和金琳说话。
    “宗舞!金琳!”她叫了一声跑过去。
    金琳便向她招手:“你可来了!”
    安娜跑到他们身边,笑着拉过江宗舞的手:“怎么了?生气了?”
    “怎么搞的?这么晚?”宗舞有些不高兴。
    “我有点事嘛……”
    不等安娜说完,江宗舞便回道:“有什么事比这还重要?大家都等着你呢知不知道?”
    安娜不好意思地一吐舌头:“好了嘛!不要得理不饶人嘛!文洁呢?”
    罗水连正端着酒在一边等安娜回来。一旁,莫文洁刚好拿了杯酒转身要走,却一不小心踩到了罗水连得脚上!
    “Sorry!!”文洁忙抬起脚,连声道歉。
    “不要紧!”水连给了她一个微笑,“没吓到你吧?”
    文洁低头一笑。
    “你是新娘的朋友?”水连问了一句。
    “是啊!”文洁回答,“你呢?”
    “我?朋友的朋友!”水连笑道,“我叫罗水连,叫我Steven好了。”
    “你刚从国外回来吧?”文洁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水连奇怪她的眼力。
    文洁解释道:“这里不流行英文名字的……噢,我姓莫,莫文洁,英文名字叫Sophia,和你一样,在美国留学回来刚刚两年。”
    “你好,莫小姐!”水连对她一举杯,“很荣幸认识你!”
    文洁也举杯回敬:“Me too!”
    喝了一口酒,文洁仔细地打量着罗水连,见他高大的身材,英俊倜傥的面容还有一种幽雅的气质,不禁在心中暗叹:“这样的男人才是女人心中的梦想……”
    见文洁突然这样望着自己,水连有些奇怪,于是叫了一声:“莫小姐……”
    “噢……”文洁回过神来,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找个话题,“刚刚罗先生说是朋友的朋友,那请问哪位是你的朋友啊?”
    于是水连望了望,指了一下对面:“在那边!”
    文洁顺着他的手指方向望去,看到安娜、宗舞和金琳正走过来。
    “安娜!!”莫文洁失口叫了一声,“你是她的朋友?你是安娜的朋友嘛?”
    水连微一点头:“怎么?你也是她的朋友吗?我们一起过去好了!”说着,罗水连极潇洒地走了过去,文洁便跟在后面。
    “水连!”安娜向罗水连挥挥手,这时又看到莫文洁在他身边,“你们怎么认识了?”
    文洁笑而不答。
    “我来介绍!”安娜说,“这位是罗水连,刚从美国回来。这位是王金琳,还有他:江宗舞,都是我的好朋友!”
    “你好!”罗水连礼貌地和江宗舞握手,宗舞点了下头,小声问安娜:“我还是朋友?你怎么不说是男朋友?”
    “哎呀!多不好意思呀!”安娜也小声回了一句,“干什么这么在乎一句话嘛!喂喂,水连,一会儿介绍新郎新娘给你认识!”她笑着拉着金琳又说笑去了。
    江宗舞悻悻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本以为安娜见了他应该很开心,甚至哄哄他,说几句好听的话,可是安娜却太“冷静”了,真的就像见到个朋友似的。男人就是需要女人在外面给自己一个面子,可安娜好像不懂这些。
    莫文洁见宗舞有些不高兴,便走了过来坐到他身边:“不开心了?”
    “又什么不开心……”江宗舞哼道,“第一次谈恋爱都这样,是吧?”
    文洁笑着说道:“Shadow!”
    江宗舞看着她:“说谁呢?”
    “You!”文洁回答。
    “我?”宗舞放下了酒杯,“我是谁的影子?”
    “你在找关翌淘的影子,你希望像他和周堇那样幸福开心。”文洁说,“宗舞,你只是和电脑打交道,很少接触更广阔的世界,更复杂的社会,在你身边只有我们这几个好朋友,所以你对一切都期待得太美好了。你不会和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相同的。你必须按你自己的路活下去,包括你的恋爱。你爱她吗?”
    “……就算爱吧,可是……”
    “既然爱,那就好好去做,把你最好的爱情给她,我相信,只要让一个人感觉到爱,她至少会感动的……”文洁喝了口酒,“我喜欢喝酒……只是希望能去感动一次,哪怕痛快地哭一次,真诚地哭一次。”
    宗舞不太明白她的意思,至少在爱情方面,他还是个初级入门者,所以只是自语:“哭一次?哭什么?流泪算是快乐?”
    “那么你说流泪是为什么?”文洁反问。
    “流泪?”宗舞为难了,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比设计个程序还复杂,“是因为……”
    “流泪是因为真诚,真诚是由于感动,感动是源于美好,”文洁动情地说,“美好的都是纯真的透明的,又是就像我们的眼泪。”她的眼角真的挂着泪珠,“宗舞,其实我很羡慕你的……”
    江宗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知道文洁又想起了自己曾有过的一次失败的爱情。那一次恋爱不仅使她赔上了感情,还丢掉了她的一份很好的工作,使她至今还在歌厅唱歌。
    “我会珍惜的……典礼快开始了,我们过去吧!”宗舞递给文洁一张纸巾,“不要在大喜的日子哭嘛!擦干眼泪!”
    “你真的和她谈恋爱了?”金琳好奇地追问安娜。
    安娜害羞地一笑:“就算是吧……很奇怪吧?他有他吸引我的地方,在我认识的男人中,我实在分不出谁是真的谁是假的,而他却是第一个真真实实出现在我面前的。哈,知道吗,我选了他是因为我和他相处的一个多月来,他连句‘我爱你’或是‘我喜欢你’也不对我说!”
    “上帝啊!你真怪!”金琳笑道,“你喜欢他吗?”
    安娜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爱也可以吧。我也不知道……可我每次见了他就脸红心跳,有一种和其他异性在一起时没有的感觉,这该算是爱情吗?或者说是缘分?”
    话音刚落,罗水连便走了过来:“好啊!你们几个一对一对地说个不停,就把我一个人抛在一边了!”
    “不会吧?”安娜左右看了看,“我一直以为你和文洁聊天呢!文洁呢?”
    “和江先生在那边。”水连指了指,“还是叫他们一声吧,典礼马上开始了。”
    “我去吧!”安娜向宗舞和文洁走过去。
    “你的心上人来了!”文洁推了宗舞一下,“刚才的谈话我不会告诉任何人,I promise. OK?”
    “OK!”宗舞明白文洁的意思,大步迎了上去:“娜娜,我……”
    他的欲言又止使安娜有些奇怪:“怎么了?”
    “我……”宗舞鼓足勇气,在安娜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我爱你!”
    安娜脸一红,心中很兴奋,嘴上却不依不饶:“什么啊?这么小声什么也听不到,大声点嘛!一点儿诚意也没有!”
    “很不容易了,下次吧!不要故意装听不到。”宗舞死也不说了。
    安娜调皮地笑了:“是了,我听到了,是‘我爱你’对不对?”
    “小声点!”宗舞吓了一跳。
    “哈!”安娜拉着他的胳膊,“快,马上开始了!”
    结婚典礼按照程序进行着,江宗舞却感到心神不宁,只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原来如此在意安娜对他的态度。是的,他可以对她无所谓,因为这是她的性格,他喜欢;但是她不可以对他不好,这也是他的性格,他不喜欢。包括这一次,她还不知从什么地方带来了一个男人。虽然江宗舞知道她身边围绕着不少追求她的男人,可和江宗舞在一起时她从来不说这些,但这一次却直接领来了一个。江宗舞越想越气,好像安娜在向他示威,在告诉他你江宗舞若对我不好,我可就和别人走了!
    舞会开始了。罗水连想去邀请安娜,但安娜却跑向了江宗舞。罗水连有些失望,似乎明白安娜和江宗舞的关系有些不一般,于是他转头走向莫文洁:“嗨,莫小姐,可以赏脸跳个舞吗?”
    文洁的心跳猛然加速:“好……好啊!”她把手递给水连。
    江宗舞在和新郎关翌淘说话。
    “哎,宗舞!”安娜跑过来拉他,“上一次你就没和我跳舞,这次你要陪我!”
    这一下子可点了宗舞的弱处了,他推搪着:“呃……不去了……”
    “不嘛!”安娜死活拽他去。
    “我不会跳舞,不是不和你跳。”宗舞只是推辞,“饶了我吧,娜娜!”
    安娜却不放手:“就不!我教你……”
    “喂!”江宗舞一皱眉,“我对跳舞不感兴趣,你一定要强迫我吗?我不想学!”
    “宗舞!”翌淘也觉得他的话太过火了,忙推了他一把。
    安娜放开了手,声音也变小了:“好吧,好吧。不强迫你了还不行吗……那我和别人去跳……”很快她又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
    “你太过了!”翌淘“骂”了宗舞一句,“以为人家是你的电脑,随你发脾气不吭声啊?安娜也真够好性子了,要是周堇那早抽你一耳光了!对人家好点!”
    “怎么不好了?”江宗舞点了根烟,“你说我不会跳舞,也不想学跳舞,我凭什么和她跳?就因为她是我女朋友?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又什么不讲道理的?”王金琳从一旁走了过来,“你以为安娜很喜欢电脑吗?她为什么在你那学了一个来月呢?你好好想想,她难道不是为了和你在一起,让你开心吗?”
    金琳的话让宗舞大吃一惊:“什么?她学电脑只是为了……”
    安娜孤零零地坐在一边,很多人来邀请她,她也一口回绝了。
    罗水连正和莫文洁跳得高兴,不经意间望见了安娜正一个人无聊地坐着,马上对文洁说:“对不起,我走开一下。”
    “请随意。”文洁一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水连走向了安娜:“怎么了?不开心吗?我们先回去吧!”
    安娜毫无笑容,只是摇了摇头。
    “那……我们去跳舞吧!”罗水连伸手给她,安娜想了想,终于和他走入了舞池。
    随着音乐,安娜慢慢踏着舞步,或许这步子根本未经过她的大脑,只是靠一种反应,因为她的心情很不好。突然间,她看到了江宗舞。她一个人站在那里望着她。
    “对不起!”安娜放开罗水连的手,跑向了江宗舞:“你……”
    “你不是要教我跳舞吗?不知道我能不能学会……”宗舞说,“你可是这里最美的小姐了。”
    安娜笑了,她拉过宗舞,教他最简单的两步。江宗舞细心地学着,很快便掌握了。他就这么挽着安娜地腰,慢慢地跳。
    “你学得很快嘛!”安娜说。
    宗舞不好意思地笑:“只怕忘得更快!”
    安娜抬起头看着他:“你不是说爱我吗?是真的吗?”
    宗舞点着头。
    安娜又问:“那你以后不准对我这么凶!我会哭的……”
    “好了,别生我气了。别说跳舞了,你就是让我去杀人放火,我也愿意!”
    “宗舞……”安娜高兴地闭上眼睛,把头靠在江宗舞地肩上,好像在幸福地享受着这一刻。
    罗水连呆呆地看着他们,莫文洁叫了他一声:“罗先生!”
    “啊?”水连回了一声,才转过头来。
    文洁指了一下安娜和宗舞:“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很相配吗?”
    “……是啊,很相配……”罗水连说着。
    宗舞与安娜相拥着,慢慢地跳着。此刻舞池中只能听到音乐声和歌声:
    “当你的脚步离我已太远,把我留在天边,可曾想过,是否我们还拥有明天。当我的追逐追不到终点,也回不到起点,我的容颜,是否你已经不再眷恋。爱如此短暂,且把苦难抛一边,叹天不遂人愿。当我的光芒越来越黯淡,容不下你的天,在你身边,终于出现了别人的脸。当你的选择越来越艰难,无法做出判断,我才知道,一切的悔恨已经太晚。盼在你身边,只为多看你一眼,却看不到从前。我愿用所有的等候,换你一次又一次的错过。我愿用所有的爱火,送你一天又一天的快乐。我愿用所有的温柔,补你一道又一道的伤口。I love you so!愿陪你,忘却了时间……愿陪你,到永远……”

加入时间:2006/4/25 22:44:31 浏览:1446 文章ID:3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