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我吧,娜娜 (5)
标题:《吻我吧,娜娜》 连载5 文章ID:3

只有经得起别离的痛苦才是真正的爱情


    两个月过去了,江宗舞的“银河风暴2”已完成了将近百分之四十,特别是这一次的主题歌已定了下来。至于演唱者,江宗舞没有继续请莫文洁担任,而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安娜。与江宗舞合作的软件公司“TRACKSOFT”在听了安娜的试音后也点头认可。
    正式录音那天,安娜站在录音棚里,虽然歌几乎已唱得很熟,但还是有些紧张。
    站在外面的江宗舞似乎看了出来,便通过话筒告诉她:“千万不要紧张,闭上眼什么也不要看。去想一下游戏中女主角的那种渴望自由,冲破压力的决心,你一定会唱好的,我相信!”
    安娜点着头,闭上了双眼,情绪也在慢慢融入故事中。这时,前奏响了起来,安娜随着音乐晃动着。
    莫文洁也被宗舞请了过来,她小声说了一句:“你选她来唱只因为她唱得比我好?”
    “那当然!这个位置是她争取的。”宗舞说,“开始了……”
    “我梦到我在天空飞翔,无拘无束,随心飘荡。眼前可是我梦中的天堂?眼前可是我心中的幻想?
    “是谁编织的网,控制了我的身体和思想?是谁编织的网, 缠得我无法展开翅膀?网,让我看不到光芒,网,让我就快要疯狂!是谁垒起的墙,把我一步步逼向死亡?是谁垒起的墙,把痛苦压得越来越长?墙,挡住我前进的步伐,墙,挡住我惟一的希望!我咆哮,我要撕破心中的网。我嘶叫,我要推倒脑中的墙。我要继续飞翔,让我飞翔,让我看到路还是那样宽广!我叹息,没人能来帮我的忙。我哭喊,直到我没有了希望。我要继续飞翔,放我飞翔,放我飞到离天国最近的地方!”
    “我梦到我在天空飞翔,无拘无束,随心飘荡。眼前就是我要去的地方,眼前就是温暖我的阳光……”
    “Great!Very good!”一曲终了,文洁不禁脱口称赞,“的确比我棒!”
    宗舞也认可地点点头,对着安娜做了一个OK的手势。
    安娜高兴地跑出来:“宗舞!文洁!我唱得好不好啊?”
    “当然好了!”文洁不失时机地说了一句,“我一直以为江宗舞这一次换人只不过因为‘爱情’的原因呢,原来你的确完成得这么出色!”
    安娜脸一红,小声问宗舞:“是么?‘爱情’的原因?”
    “听她的!”宗舞笑道,“真的很好!我看不比那些专业的歌星差!对了,耽误你半天的工作,不好意思!”
    “什么不好意思?对我还这么客气,不拿我当……”安娜吐吐舌头,没讲出“女朋友”三个字,她马上打岔,“工作没事的,水连可不敢说我什么,他呀,宠还来不及呢!”
    文洁听她说水连对她的宠爱,心中一阵酸酸地感觉,本能地说了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宗舞,安娜,Bye-bye!”便匆匆离去了。
    江宗舞也一皱眉头:“娜娜!你少讲几句行不行?”他气呼呼地也向外走去。
    “怎么了?”安娜跟在他后面,“我又得罪你了?”
    “没错!你又得罪我了!”宗舞回道,“我说了多少次,我不想听你说那个罗水连,知不知道我一想到你们在一起我就全身不舒服?”
    “凭什么不准我说?”安娜毫不让步,“人家欠你的啊,还不准说了?水连怎么不好?人品好,样子好,有事业,有财力,还知道关心我照顾我,你呢?每天就是你的电脑和‘银河风暴2’,要不是请我录音,还不知你那天才想起来我!我也要人疼要人爱你明不明白?你有想过吗?我多希望关心照顾我的人是你,你知道吗?”
    “对!他比我强,我不如他会花言巧语!”江宗舞气道。
    安娜冷冷一笑:“你少说他,他就是比你强!”
    江宗舞的脸微微一颤:“那你何苦在我身边?嫁给他享清福去吧!我不是多稀罕有个女人在我身边,何况你这样的,又不愁嫁人,求婚的公子哥儿多得是,别让我耽误了你,小姐!”
    “好哇!你别后悔!”安娜眼圈一红,显然江宗舞的话极大地伤害了她,她转身就走,泪水流了出来,她不让他看到,不让他知道她是多么让她伤心。
    “娜娜!”江宗舞也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过火,马上追过去拉住她,“你去哪?”
    “放开我!”安娜甩开他的手,“对不起,我觉得你我之间是有隔阂的,让我们都冷静一下好吗?”
    江宗舞看着她,缓缓地松开了手。安娜抹了一下眼泪,急匆匆地跑走了。
    江宗舞呆呆地站在那:“走了?走吧!又不是缺了你活不成……”
    这天晚上,宗舞一个人在莫文洁工作的歌厅里喝着闷酒,他两眼直望着台上,手中的酒杯不停地向嘴里倒酒。这时,文洁出场了,她向下面无意地一扫,便发现了这个江宗舞。
    “宗舞!”文洁跑下台来,来到他身边,“你怎么在这喝酒?”
    “来……来看你呀!”宗舞嘿嘿一笑,“人家翌淘和周堇结了婚,我哪好意思让他来陪我……金琳,呃,她一定向着娜娜……”
    聪明的文洁马上明白了什么:“你们吵架了?我走的时候你们不还是好好的吗?”
    宗舞没回答。
    文洁皱了皱眉:“你等我一会儿,我唱完歌就过来。”说完,她又跑回台上,握起话筒,向乐队点了下头。音乐这才响起来。
    “有人告诉我,难过的时候就放声大叫,说这是治疗压抑的灵丹妙药。可我不是个凡人,他们都不知道,我是爱神的使徒,使命就是要承受一切风暴。没人的时候,总是自言自语好生无聊,抱着思念做的枕头快要睡着。告诉自己要坚强,不要轻易跌倒,因为爱神的使徒,注定一生被感情恩怨缠绕。有时感情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有时爱人无缘无故就会跑掉。物质的世界里,原来爱情是这么不可靠。试问感情天下几人能去抓牢?试问爱人忠诚不变又有多少?现实的世界里,原来像我这样早已没人需要。我的朋友,是否还记得我?我这样的人实在傻得可笑!我的爱人,是否会想起我?是否明白还有个人每天都在为你祈祷?”
    江宗舞安静地听着文洁的歌,若有所思:“原来爱情并不可靠,因为爱会向物质投降。如果这么说,我这一生又何时才能真正遇到一位红颜呢?”
    “只怕你遇到了红颜,却不知把握。”莫文洁已经走了过来,“Computer,Software,你天天只想这些,单凭这一点就足够人家和你分手了。”
    “我不时到这里来听你骂我的……”
    “你还不准骂吗?”文洁从他手中夺过酒来送到自己口中,“你会不会谈恋爱?懂不懂怎么哄人开心?”
    “不懂!”江宗舞说道,“我……她……真不知怎么跟你讲!”
    “你不用跟我讲,没用的!”文洁说,“想一想怎么跟人家安娜讲才是真的。真让别人抢走了就晚了!一天到晚就是惟我独尊,就是你这性子弄得没人敢爱你,不然我都要追你了!这一次总算人家安娜看上了你,你还今天这个明天那个的,以后没人管你!你还喝!”文洁这一次连酒杯也抢了过来,“宗舞,听我一句,别放弃她!”
    “哈!”江宗舞指着她,“你是怕我们分手了,她会和罗水连在一起,你就没机会了对不对?”
    莫文洁脸一红:“不识好人心!不管你了,你爱怎样就怎样!”
    江宗舞伤心地倚在靠背上:“我会怎样?我当然希望她能在我身边,可是她真的在乎吗?她在乎我的话还会天天被别人的求爱和求婚缠住?她为什么不可以抛开这些让我心烦的男人和我在一起?”
    “你亲眼见到别的男人向她求婚了?”文洁问。
    “没有……”宗舞气呼呼地,“还要我亲眼见到吗?金琳不是也这么说过吗?她自己也这么对我讲过!”
    文洁拍着他的肩膀:“宗舞,我想我比你更了解女人。这些也许是真的,也许并不是你说的那么严重,女人都有一份虚荣心,只要有人向她求婚,无论她喜不喜欢这个男人,都会感觉自己是被人肯定,被人倾慕的,都有一种快乐,一种满足。女人更爱幻想,她会常把自己套入一个并不很真实的世界中。所以不排除她有些地方会夸大其词,甚至无中生有。不过是让你为她吃醋,让你注意她,对她好,这样她才更开心。有的话,你也不必太过在意,也许一切都是说说而已的。Time is the best teacher.你们走的路刚刚起步,就这么放弃了不可惜吗?何况你不是那种很会去再恋爱的人,安娜如果走了,你会有很大损失的。”
    江宗舞半信半疑地看着她:“真的吗?”
    文洁笑着对他说:“听我的,去找她,把一切都说出来,告诉她你爱她,需要她,一切全都会好起来的!”
    安娜无精打采地回到家中,一进门便见到一个女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小姐回来了!”女佣过来打了个招呼。
    “哎,芳姨,她是谁呀?”安娜小声问了一句。
    “不知道,说是来找少爷的。”女佣回答。
    “这位小姐,您是……”安娜走上去问道。
    那女人站了起来,她身穿一套白色的大衣,短发,两只大眼睛透着笑意:“你好!我叫陈旭,我来找Steven的。”
    “Steven?”安娜不知道水连的英文名。
    “噢,就是罗水连,我是他大学的同学,又是他女朋友。”陈旭回答。
    安娜这才明白:“我叫安娜,是他……表妹,你好陈小姐。”
    “叫我Julia好了!”陈旭和她握了握手,“不知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想快了吧!”安娜微笑道,“坐吧!对了,Julia,你一定是从美国回来的吧?”
    “是啊!”陈旭坐下来,“他给我留过地址的,我……”话未说完,门一开,罗水连走了进来。
    “Steven!”陈旭叫了一声。
    罗水连马上一愣:“Julia……”他马上看了一眼安娜。
    安娜还是一笑:“你们聊,我先回房间了。”便转身上二楼去了。她好笑罗水连为何如此紧张,不过莫文洁一直很喜欢他,这一下又出现了一个陈小姐,看来罗水连真的很又魅力,但吸引人的是他本身还是他的钱呢?
    回到自己的房间,安娜独自看起书来,但思绪却总也离不开江宗舞。
    “这算什么?”她问自己,“分手吗?或者这根本算不上谈恋爱,只是逗闷子吧……”她合上书,呆呆地望着地面,心中还是止不住地想,“我还需要搬出去住吗?他为什么会这么不信任我?”安娜就是这样,只要她觉得光明正大,她就会毫无顾虑地去生活,决不管别人怎么想。
    “还是出去走走吧!”安娜对自己说。
    她走出房间下了楼来,看到罗水连和陈旭正面对面坐着,一语不发,而陈旭地眼中似乎还含着泪水。
    安娜不知他们是否谈得不开心,未敢多问,只是轻轻叫了一声罗水连:“水连,我想出去走走,不会太晚回来。”
    而水连却红着脸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正巧,我也该走了。”陈旭站了起来,对水连一点头,“再见了……”
    “再见!”罗水连回答。
    陈旭又看了安娜一眼,转身走出了大门。
    “陈小姐!”安娜追了出去,“你没事吧?”
    “没事……”陈旭抹了一下眼角,“打扰了,罗太太。”
    “罗太太?”安娜一愣。
    “其实我早就该看出来的……”陈旭说,“我想你骗我说是Steven的表妹,只是怕我伤心吧。你和他住在一起,当然是他妻子了。Steven要是不告诉我,我根本没怀疑过……原来他已经结婚了。真是好笑……其实,我这次来就是想和他分手的,可知道他结婚了,我还是那么难过。不过好了,不必我开口了。”
    “分手?”安娜一时不明白,但她听出来罗水连在用自己做挡箭牌,“你为什么和他分手?”
    “因为……我患了癌症。”陈旭回答,“如果情况还好,我也许能再活上十年八载;如果情况不好,或许两三年我就会……”陈旭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我很爱他,可我不能让他赔上自己的幸福。现在也很好啊,看到他又一位这么出色的妻子,我也为他高兴的。”
    “陈小姐……”安娜心中一阵酸楚,真想马上告诉她自己不是罗水连的妻子。
    但陈旭又说道:“刚刚我说的,你千万不要让Steven知道,现在他也不需要知道了。”
    “那你以后……”
    “以后?”陈旭淡淡一笑,“我找了一份孤儿院的工作。我很喜欢小孩子,尤其是那些没了父母的孩子很可怜的。所以人还是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去多为他们付出一点吧,这样才会有意义,是吧,罗太太?”
    安娜也不禁流下了两行泪:“陈小姐,你真的让我感到太渺小了……老天一定保佑你这样的好人。比起你来,我们这些健康的人反而每天不知足地为名争、为利争、为情争,或许我们才是根本没得到有意义的生命的那种人,是吗?”
    “罗太太。”陈旭拉着她的手,“别这么说,其实什么名利情,说穿了不过都是空的,你的名利情,你的丈夫都可以给你,所以你才真正令人羡慕。唉……上帝让我们降临人世时就背负着罪恶,而我们的一生,都是为了去赎这些罪。既然每个人一生下来就有罪,那我们就不必惧怕了,只要做到一切问心无愧,不违背良心,我们的生命就都是有意义的!好了,罗太太,我该走了……”
    “再见……”安娜目送她的离开,心中似乎被她解开了一个结似的。她在对自己说:“是啊,原来人的一生真的如此短暂,同时生命又如此脆弱,不堪一击。那么,我们彼此把本来是和睦相爱的时间却用来互相伤害和争吵,这样算是问心有愧吧?”
    她转身望着罗家这如此豪华的别墅和庭院,这里只因没有江宗舞的音容笑貌,所以如此地缺乏生机……虽然她离不开罗家,永远不可能离开罗家,她也从未这么想过。
    于是她孤坐在院子的长椅上,静静地闭上眼去思考。她觉得罗水连不配和陈旭相爱。陈旭的爱是那么高尚,那么广阔,那么精彩,而罗水连只为了甩开她竟用自己来当替身。无论怎样,这两个人都不可能在一起了,而罗水连的这种分手方式却太逊色了,简直被陈旭的光彩照得体无完肤。安娜不想揭穿他,更不会告诉他陈旭的病情,但另一个问题缠绕着她。罗水连这么费尽心机让陈旭离开他又是为了什么?为了莫文洁?这几乎不可能!安娜甚至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莫文洁只是单恋着他。难道是为了自己?安娜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不然他又何必谎称自己是他的妻子?
    “不!不可能!”安娜猛地站了起来,告诉自己,“你不可以让罗水连爱上你!因为你不爱他,你爱的是江宗舞!你不能用感情开玩笑的,你应该永远属于江宗舞才对,你应该永远是他怀里的娜娜!”
    她马上奔跑出大门,拦下一辆的士向江宗舞家而去……
    然而和上一次相同,江宗舞并没有回家,迎接安娜的依旧是让她惧怕的黑夜。
    安娜抚摸着房子的门把手,喃喃自语:“他还是不在……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不在我身旁……他真的很在意我吗?我这么专心地爱一个人,真的什么也换不回来吗?”她苦笑了一下,摘下了江宗舞送给她的桃心项链,把它挂在了门把手上,然后默默地走了……

加入时间:2006/4/25 22:47:56 浏览:1473 文章ID:3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