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我吧,娜娜 (8)
标题:《吻我吧,娜娜》 连载8 文章ID:3

缘尽情了时,让爱别离,别让爱破碎


    半个月后,江宗舞和安娜结束了他们的瑞士之行回国了。这段时间里,两人再也未就上一次的争论再继续下去,宗舞不敢,他觉得某些方面的确太过于淡漠安娜,因此一回来,他就马上把刚刚记下的第四本日记交给了安娜以示爱意。而在瑞士这一个月来用电脑打下来的日记宗舞干脆把它编成了叫“ANNA”的文本文件,并下定决心一定要买下瑞士的房子给安娜。对于安娜,她也不想再有那一次的争论发生,她甚至希望逃避。因为一回来,她又必须要面对宗舞和爱和罗家无形的威压。
    五月份,关翌淘的夫人周堇为他生下了一个男孩。做了父亲的翌淘兴奋得发疯,他真得为儿子起名叫关铠,并邀请众位好友前来庆贺。那一天,大家都来了,惟独缺少了安娜,只因罗水连告诉她,当天罗姨会从美国回来看望儿子和“女儿”。
    也许正是因为安娜的缺席,江宗舞心情十分的不好,他一个劲地喝酒,用酒精去缓解自己的抑郁。他心里很明白,罗姨这次回来百分之二百是向安娜“逼婚”来的,他只怪安娜为何不早些时候就去坚决地告诉罗家她已经有了心上人,为何要拖拖拉拉到现在还没有解决这些问题。或许归根结底一句话:她根本没打算铁下心来跟着自己,甚至对他没什么信心。这个答案恐怕是江宗舞死也不敢承认的,是可以完全击溃他的自尊心的。
    江宗舞就这样不声不响地喝酒。其他人知道他心情不好,都不和他讲话。
    这时,一个小男孩从周堇的房间跑了出来,对着金琳叫:“姨妈,你看!”他是金琳的小外甥,正巧在金琳那,金琳便带他来了。现在他竟跑到周堇房里把宗舞的手提电脑抱了出来。
    “小鹏!放下!”金琳呵斥道,“那是江叔叔的!”
    “来!小鹏!”宗舞把他叫了过来,“你喜欢电脑吗?”
    小鹏点点头:“江叔叔,姨妈说你电脑打得可棒呢,你可不可以教我呢?”
    金琳在一旁叫宗舞:“宗舞,别宠他。这孩子别看才五岁,电脑可玩了两年了,和你一样入迷了!”
    “是吗?小神童啊!”宗舞酒劲一上来,开始说胡话了,“来,小鹏,叔叔教你个程序,可好玩呢!教Venus-A!”
    此言一出,翌淘先吓了一跳,他记得江宗舞曾对他介绍过自己设计得Venus-A,这套相当厉害的黑客程序。
    “喂,宗舞,你可别毒害人家孩子,什么好程序呢!”
    江宗舞根本没听到,他打开电脑,直接与家中的那一台连接上,把除了Venus-A之外的所有文件和程序全Copy回去,然后全部删除了。这一点不起眼的细节,小鹏自然没上心,他只是看江宗舞的Venus-A是什么。
    只见宗舞开启了Venus-A,手指飞快地敲着键盘,不时地对小鹏耳语着。五分钟后,宗舞大笑一声:“现在我会把Venus-A传入你的电脑中,切记,千万不能用它……”他又一次用最小的声音说,“不能犯罪!千万不能!否则你会后悔的!”说罢,他得意地望向众人,只见翌淘叹了口气,周堇在轻拍着小关铠睡觉,文洁和金琳喝酒聊天。
    “偏偏就少了你!”宗舞头发昏,自言自语着,“娜娜,没想到你这么留恋那份荣华富贵,你竟然宁愿留在罗家等那个罗姨逼婚,你也不会……”
    “宗舞,别乱讲!”金琳马上说,“罗姨对安娜很疼爱,她不会强迫她的。”
    “是啊!”文洁也说,“罗水连是个很又教养的男人,他不会逼安娜的。”
    “当然不会!”江宗舞吼道,“只怕没人逼她,她自己偏要跳!”
    这一下大家不言语了,只有周堇小声说了一句:“他们俩不是好好的吗?这又是怎么了?”
    此时的罗家,安娜、罗水连和罗姨三人正在共进晚餐。
    “娜娜。”罗姨终于开始发问了,“那件事你考虑得如何了?”
    安娜一阵紧张,她不敢抬头:“罗姨,我……”
    “唉,我真希望你能早一天嫁过来,你罗叔叔也一定会高兴的。”罗姨说。
    安娜无言以对,或许欠罗家的这份恩情,也惟有用自己去偿还。
    “我去打个电话,罗姨。”安娜起身走出了饭厅,回到了大厅里。
    “安娜!”罗水连马上跟了上来,“你还在犹豫吗?你看不出妈对你寄予了多少希望吗?我是真的爱你,我们本来就该是一家人的。你希望自己住,我马上为你买房子;你希望出去旅游,我马上准你的假,甚至不管你和谁去。为什么?因为我不知怎么才能让你开心,我……”
    “对不起,水连。”安娜打断了她,“你能接受一个不爱你的女人做你的妻子吗?”
    罗水连很潇洒地一笑:“试着了解我吧,我又信心让你爱上我的。”
    安娜叹了口气:“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这样对我……我想打个电话。”水连点点头,先出去了。
    安娜拿起听筒,拨了翌淘家的电话:“……你好,周堇吗?我是安娜,对不起没能去看小铠,先恭喜你和翌淘了。……宗舞在吗?”
    不一会儿,对面传来了江宗舞的声音:“喂,娜娜。”
    “宗舞,几天没见,你好吗?”
    “好啊!怎么了?有事吗?”
    “罗姨回来住几天,她希望我……和水连结婚……”
    此时的安娜多么希望宗舞六神无主地挽留她,或者气急败坏地斥骂她,然而她听到的却是江宗舞一句平静的回答:“好好考虑吧,多好的机会,千万别放过了!”
    “你希望我嫁给他?”安娜问道。
    “屁话!自己舍不得罗家就直说,用不着找借口。和我说一谈感情就烦,和人家都谈到婚嫁了,当我是什么?我以为你不是那种俗气的女人,原来我看错了,你也一样!我看不起你!!”说罢,宗舞“砰”地放下了电话。这一下仿佛狠狠砸在了安娜心上,她的眼泪马上流了下来。
    “安娜,怎么了?”躲在外面的罗水连走了进来,掏出手帕来为她擦眼泪,“何苦呢?不是你的就放手吧,有些事是不可以太过认真的。”
    “水连……”安娜终于哭了出来,她扑到罗水连肩上放声哭泣着,“对不起……我太傻了……我以为他会在乎我……”
    水连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恋爱不会全是一帆风顺的,假如是注定不会成功的,就别勉强留在身边,受伤的只是自己。”
    安娜抬起头,抹了抹眼泪:“你说的对,我太天真了……水连,我愿意嫁给你……”
    “真的?”罗水连喜出望外,他终于等到了安娜的这句话。
    “来!”他扶起安娜,“去洗洗脸,我们去告诉我妈。”
    放下电话的江宗舞坐了好一阵,才渐渐从酒醉中清醒了过来:“怎么了?我刚才胡说了些什么?罗水连在向她求婚吗?”他这时才发觉了事情的严重性,便马上站了起来:“翌淘!翌淘!把你的摩托车钥匙给我!”
    “桌上呢,干嘛去?有什么急事?”翌淘走过来问道。江宗舞来不及回答,拿起钥匙便跑了出去!
    安娜终于下定决心离开江宗舞从此跟着罗家,或许割舍一段感情并不是太难,对安娜而言,她可以用罗家给的无忧无虑的生活去淡忘江宗舞。这种决定有一些赌气,她甚至不知是该继续爱宗舞还是应该恨他;同时它又是一种理智,相比之下江宗舞能给她未来生活的保障要比罗水连小得多。
    在她和水连向罗姨宣布了自己的决定后,罗姨十分高兴。她拿出酒来庆贺这养育了十几年的美丽小姐终于名正言顺地可以走进罗家的大门了。
    酒过几巡后,罗姨先行歇息了。安娜摸了摸自己有些红得发烫的脸颊:“水连,我想我也该走了。”
    “走?”水连急忙阻拦,“你还是要走吗?不如留下来陪陪妈不好吗?”
    “对不起,我习惯一个人住了。”安娜还是站了起来,“你也喝了酒,不用开车送我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就在这时,大门被“砰”地推开了,江宗舞闯了进来:“娜娜!你果然在这!”
    外面的仆人此刻也跟了进来:“少爷,这个人他硬闯进来,我们拦不住……”
    “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水连示意仆人下去。
    “娜娜,我刚才喝了酒乱说话,你千万别当真!”江宗舞走上来拉安娜,“和我走吧,我们离开这……”
    安娜却马上甩开他的手:“请别这么拉拉扯扯的。……我……我已经决定嫁给罗水连了。”
    这句话显然狠狠地刺激了江宗舞,以至他的脚步竟晃了两晃:“别开玩笑了,娜娜,我知道你爱我,又怎么会答应他?”
    “江先生。”水连终于开口了,“对不起,这里是我们罗家,安娜是我的未婚妻。如果你是来恭喜我,我很感谢;如果你是来捣乱的,那我只有请你出去了。”
    “你给我闭嘴!”江宗舞怒从心起,指着罗水连说道,“小人,你这么喜欢拆散人家情侣吗?有钱又怎么样?你最好别再缠着娜娜,不然我不管是不是在你家,我都放不过你!!”
    “江宗舞!”安娜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赖?你以为我是什么?你赌气了就骂我冷落我,把我往人家怀里推,你没事了就来哄我,我是商品吗?你可以说带走就带走?我已经受不了你了你听明白了吗?我已经不是你女朋友了,我已经答应水连了你明白了吗?我刚才等你回答时是你把我推开的,现在什么都晚了,你走!走啊!!”
    宗舞微微一点头:“好,我不会留下来,但我也不会走!我会在外面等你出来。在这间房子和这种气氛之下,我们是谈不下去的。我等你,我会在外面等你一天一夜,直到你决定回来!”
    “你死心吧,我不会出去的。”安娜回答着,但江宗舞理也不理便走出了大门。
    安娜叹着气坐了下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宗舞的性格她知道,他说了就做得出来。
    “好了,不要想了。”罗水连打开音响,“听听音乐放松一下心情吧。”
    安娜的心砰砰直跳,甚至有些六神无主了,她走到窗边向外望着:果然,对面有一个男人坐在路边上,手搭在一辆摩托车上。十分钟,半小时,一小时……那个人一动不动。安娜的泪水忍不住地流着。那人坐了很久,她便站在窗边看了多久。此时此刻,她多么想冲下去跑到宗舞身边,让他紧紧抱自己在他怀里,然后告诉他不再赌这种气……但她不可以这样,因为她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上,再回头是不可能了。
    “回去休息吧。”罗水连感觉得到她对宗舞的难以割舍,但又只能这样劝她。
    安娜摇了摇头:“你先休息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不要太晚了。”水连知道劝不动她,但还是点了一句,“他和你已不再像从前一样了,所以有的事不要拖拉早点解决吧。”说完,他便先回房了。
    安娜这时才得以安静,但心却更加烦躁。惟有充斥在房间中的歌声,还可以让她有一点点的依靠,依靠一种冥冥中传来的力量。
    “给我勇气,让我逃离这座城市。给我勇气,让我跳出这个故事。这伤心的地方再也找不到往日的景象,这悲哀的结果只留给了我可笑的幻想。别说我是逃避,别拆穿我的底,也别再给我毫无意义的压力。因为爱已结束,虽然还未开始,我也不是你以为的爱情勇士。逃,让我逃跑,让我能在异地把自己寻找。逃,让我逃跑,让我能抛开爱情的牢。让我把一瞬间当成好几年,让我把好几年当成永远……如果你也一样这么痛苦,请放开我!让我逃跑,让我自己做主!”
    安娜知道自己是不能回家了,不然江宗舞一定会,拦住她不放。
    时间慢慢地度过着,江宗舞等了好久好久,然而罗家的大门关得那么紧,仿佛要永远把他隔在外面。天亮了,又黑了,江宗舞看了看表:晚上十点钟了。他已经等了二十三个半小时,安娜没有出来。宗舞也终于明白她是不会出来的。
    “娜娜,为什么?一切都为什么?我真的犯了什么错吗?之前不是一切都好好的吗?你怎么能说走就走……我知道罗水连能给你的,或许我永远也给不了你,但你需要的真的是他才能带给你的吗?缘分……真的尽了吗?”江宗舞终于站起身来,骑上摩托头也不回而去……
    十点三十分,安娜又一次站在窗前,但这一次她没有看到江宗舞。“他终于等不到二十四小时……”安娜喃喃地说,“原谅我吧,宗舞,从前的那个安娜,你就当她已经死了吧。”她又一次忍不住哭了出来。
    江宗舞没有回家,他还是去了文洁工作的歌厅。一进门,他便看到了莫文洁:“文洁,我回来了!”
    “宗舞!”文洁迎了上去,“昨天晚上你去哪了,大家都在担心你……”
    “文洁……”宗舞忍了一天的泪水终于倾泻而出,“我……”
    “怎么了宗舞?”文洁拉着他的手,“坐下说。是不是你和安娜吵架了?”
    “她走了。她选择了罗水连她要和他结婚了!”宗舞咬着牙说道。
    莫文洁顿时一惊,这个消息对于她同样是个打击,因为这表示她没有可能追求到她心中喜欢的男人了。
    “好啊……”文洁缓缓吐了一句来,“真是应当喝一瘪庆贺一下了。”她要了一瓶酒:“来,让我们为像我们这种傻瓜喝没人要的过时人干一杯吧。”

加入时间:2006/4/25 22:51:34 浏览:1887 文章ID:3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