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我吧,娜娜 (9)
标题:《吻我吧,娜娜》 连载9 文章ID:3

恨也跟爱一样的难忘


    从那一天起,江宗舞再也没有去找安娜,安娜自然也不会主动与他联系。但这份爱再宗舞的心中反而越来越强烈,无法自拔。安娜也是一样,她同样深爱着江宗舞,但是她已然答应了罗水连,更加不可能抛开现在拥有的一切……每一天下班后,她都和罗水连一同回家共进晚餐,之后再回自己的住所。这一切都像是例行公事,恋爱和婚姻在她的感觉中已不是所想的那么美妙。
    两人的再一次见面是在八月份,那一次是在关翌淘的家中。宗舞去翌淘家说话,正巧赶上只有翌淘一个人在。
    “周堇呢?”宗舞问。
    “她啊,刚刚安娜来看小铠,她们俩抱着孩子去公园了。”翌淘说。
    宗舞脸色一变:“娜娜来了?”
    “你们很久不见了吧?她比原来显得还要阔气呢!”翌淘的话语明显带着针对性,“毕竟以前属于寄人篱下,现在马上就要名正言顺了,当然要更上一层楼了。真想不到她是个这样的人……”
    “算了,她为自己着想没有错的。”宗舞叹道,“我什么也给不了她,对她也不够关心,又什么权利留人家在身边?人要是没有自知之明……”
    正说着,门突然开了,周堇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正是安娜,她抱着关铠挡住了视线,没有见到宗舞。
    周堇先叫了一声:“哎,宗舞!好久不来我们这了,是不是把我们忘了?”
    “宗舞!”安娜听到周堇叫他,也是心中一惊。她转过身呆呆地望着他,随即便是微微一笑:“你好……”
    “你好……”宗舞既想见她又怕见她,不由得转头不看她,“翌淘,周堇,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不行!”周堇从安娜怀中接过孩子,“谁也不许走!在我家吃饭。”
    宗舞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翌淘,翌淘知道他现在面对安娜十分尴尬,所以不想留下来,于是便为他解围:“他真的有事,刚才就说要走的,不要强留他了。”
    “那就这样吧,再见了,几位!”江宗舞看了看安娜,快步走出了大门。
    周堇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句:“这个宗舞,还是老样子……”
    安娜却心神不定地拿过外套:“对不起,周堇,我也有点事先走一步了!”说着,她连再见也没讲就跑了出去!
    江宗舞站在路边,看着汽车一辆辆地从他身边驶过,呆呆地一动不动。
    “宗舞!”一声熟悉、渴望而又惧怕的叫声传来。宗舞回头看着她,她正向他走过来,但步伐显得那么犹豫。
    “宗舞,好久不见了。”安娜似乎带着一丝愧疚,毕竟她选择了罗水连,而江宗舞还是孤身一人,这种愧疚更大的是来自自己最终无法再与她的所爱此生同甘共苦了。
    “是啊……好久不见了。”宗舞也只是机械地回答她的话。
    “还是每天守着你的电脑吗?”安娜又问。
    “是。”宗舞依然不多说一句。
    安娜四处看了一下:“别站在这讲了,那边有家咖啡屋,不如我们去喝杯咖啡,说几句话好吗?”
    “……无所谓。”宗舞低着头向前面的一家咖啡屋走去,安娜便不声不响地跟在后面。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两个人在瑞士手挽手逛街的情景,今天却连并排走在一起的勇气也没有。
    走进咖啡屋,两人点了两杯饮料便坐了下来。看着宗舞略带憔悴的面容,安娜欲言又止,她不敢讲太多关心的话,她怕会触动江宗舞的伤口,但有些话她又不得不说。
    “宗舞……你恨我吗?”她问着。
    江宗舞叹了口气:“没有这个必要,恨与不恨都挽回不了什么。你还是你,一个即将走入豪门的安娜,我也还是我,一个只会与电脑为伴的江宗舞。我只是奇怪,为什么现在的人推翻自己的诺言就如同喝杯咖啡这么容易?我本以为你真的再也不会离开我的……”
    “你以为?所以你才会一个月来对我不闻不问是吗?”
    “我不敢闻也不敢问。我怕我知道罗家那个少爷对你的‘爱’我会发疯,你以为我连什么是嫉妒都不懂吗?我只是太相信你对我的感情,所以我……”
    “所以你根本就不干涉我的生活,放纵我的自由,你只在意喝我一起的日子,我需要一个时时让我感到关心的男人,可你这样的男人根本没办法让我有男朋友的感觉!”安娜似乎同样有着一肚子的委屈,“……我承认,因为那个电话而赌气只是我的借口,从瑞士回来以后,我已经就有了离开你的想法,可你根本没感觉到危机……可我对你的爱从没减轻过我只想听你告诉我你‘不在乎’的理由是什么?”
    宗舞哼了一声:“有这个必要吗?再华丽的理由对已经产生的结果都于事无补……”
    安娜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两人只是这么默默地坐着,听着咖啡屋中轻柔的歌声:
    “那天与你靠得如此近,你没发觉我脸上的泪痕。今天与你分得如此远,我没发觉你对我的怀念。所有回忆,渐渐地成烟,一天天越飘散越淡。你我的路,也就越走越远,越走越远……你不相信我对你的爱,也就丧失了对我的期待。我不知道有没有未来,从此在冰冷的世界徘徊。所有精彩,渐渐地不再,一点点变成了伤害。于是悲哀,也就慢慢裂开,慢慢裂开……”
    音乐的旋律就像哀乐一般敲击着两个人的心,尤其是江宗舞,更加心神不宁。
    “我们……”突然,两人几乎同时说了这两个字。
    最后还是江宗舞先讲了一句:“我们也没有必要把一个很平常的分手弄得像生死离别似的,这样得事每天在世界上不计其数的发生着,少了你的我也不会脆弱得无可救药,少了你的我会比我生活得更好……习惯就好了。”
    “可我真的不习惯没有你的日子……”安娜抹着眼角的泪水。
    “拿就回到我身边,好吗?”宗舞猛地抓住她的手,“相信我,我再不会让你失望的。”
    “对不起,宗舞。我回不了头,我真的回不了头!”安娜哭着,“我没有理由去离开罗水连。”
    “怎么没有?”宗舞急道,“爱情!爱情是反抗一切最大的理由!!”
    但安娜只是哭,只是摇头……
    一刹那,江宗舞似乎明白了一切,他松开了安娜的手,站了起来:“原来爱情根本不值钱……对不起,我想我该走了。”他转身走出了咖啡屋。安娜目送着他的背影,心中的滋味说不出地难受……
    晚上,江宗舞写好了当天的日记,再次打开了唯一陪伴他的电脑,无意中看到了命名为“ANNA”的文件,他一下子回想起了那一次瑞士之行,心中不禁一阵酸楚:“娜娜,你我今生的缘真的断了吗?”
    而此时的安娜,就像往日思念江宗舞时一样,只有翻看着他留下来的那本日记。当日记中的内容勾起了她的回忆时,她又不由自主地哭着。但泪水流完了,那种思念却偏偏未能随泪水带走一丝一毫。这时,敲门声响了起来。安娜急忙抹干眼泪,将日记本收好跑去开门。
    “嗨!晚上好!”门外站着的是罗水连,手中还抱着一盆花,“怎么突然没回去吃晚饭啊?妈让我来看看你。”
    安娜把他让了进来,自己坐到床边:“我只是有些不舒服,没什么的,你告诉罗姨不用担心——你端盆花干什么?”
    水连笑着把花放在窗台上:“明天我就要去美国办些公事,恐怕时间上要一个月。听以前你说过江宗舞是九月九日的生日,你知道我不想我和他的关系因为你的事搞得太糟……所以这盆花呢,希望到他生日那天你帮我送给他,这可是好不容易才弄到的珍惜花卉呢。”
    安娜走过去看了看这盆花,它只有两片细长弯曲对称的长叶,正中央茎上有一个黑色的花骨朵,还没有开放。
    “这是什么花呀?”安娜问。
    “我也不清楚,不过开了花很美的。”水连说,“如果你怕他不要,就说你送的好了。”
    安娜微微一笑:“真难为你一片苦心了……”
    从那一天起,安娜便每天细心地照料起这盆花来。一直到九月初,它终于开花了,但这朵花没有花瓣,只有黑色茂密的花蕊以及周围一圈长垂的金黄色的丝,的确十分美丽。开花这一天,离宗舞生日仅剩了两天,安娜皱着眉坐在窗前,看着花喃喃自语:“我该不该去为他庆贺生日呢?真的见了他,我该说什么做什么呢?”
    “安娜在吗?”门外有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是文洁!”安娜马上听了出来,她打开门,“文洁,这么清闲来我这里?”
    莫文洁走进来:“今天去找了个朋友,顺便来看看你,你和Steven什么时候结婚啊?”
    “早了,我不想太快嫁人的。”安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突然,文洁一眼发现了窗台上的花:“好美的花,你养的?”
    “是啊!”安娜随口应道,她现在决定不去找江宗舞,至于这花理所当然就属于自己了。
    但是这花的样子让文洁感到那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她在记忆中搜索着。
    “这花好香呢!”安娜说了一句,“不过这种香味中却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Oh,My God!”文洁低声叫了一句,“It’s Missing grass!”她终于想起了有一次与罗水连共进晚餐时看到的那张印有“相思草”的卡片。
    “你说什么?”安娜没听清她的话。
    “没什么……”文洁掩饰着,“我在想你从哪里弄来了这么美的花?”
    “水连送我的。”安娜回答,“要我送给宗舞……我不想送。”
    文洁突然冒出了一个极怪的想法:“这种花的气味闻久了,人是会中毒的!假如安娜真的因为它出了什么意外,那么我会不会有一线机会呢?”她没有讲出这花的可怕之处。
    “只当我没见过这种花吧……”她这么想。
    “对啊,后天是宗舞的生日了,你要不要去?”文洁问。
    安娜没说话,只是沉沉地摇了摇头。
    “你为什么和他分手呢?”文洁又问。
    安娜看着她:“怎么?你认为有理由吗?”
    “开始恋爱或许不需要什么理由,但是结束恋爱一定是有理由的,不论这个理由有多么牵强。”文洁回答。
    安娜苦苦一笑:“那么牵强的理由,还是应该叫借口吧……他不懂得一个女人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每当我强烈需要他的时候,总是他最让我失望的时候,只是因为我对他的希望太大了吧。和水连在一起,我不会有太多希望,也就不会有太多失望。哈,听起来真的很牵强吧?……其实我没有理由,真的只有借口……他也一样,借口罢了。这种爱情是长久不了的。我们都太年轻了,幼小时形成的理念,总需要用很长一段时间去改变它,之后才成熟起来。”
    “是啊,我们还年轻……”文洁站了起来,“我该走了。”
    “我送你吧。”安娜把她送到了门口。
    文洁突然又问了一句:“你不觉得你和他之间有很多误会吗?”
    “不!一点也不!”安娜很坚定。
    文洁无奈地一笑:“有些时候的确需要选择,但太轻易地讲Yes or No,会葬送一辈子……再见,安娜。”文洁开门走了出去,她不想在这充满毒气的屋中再呆下去了……
    江宗舞的生日那天是星期三,安娜依旧和往常一样去上班,然后回家,她没有去为宗舞庆贺生日。晚上,她躲在房间里翻着那本日记,电话铃却响了起来。
    “一定是他!”安娜盯着电话,“他会不会骂我不去为他过生日……我该怎么回答?”她不敢接这个电话,但铃声响个不停。
    “喂,你好。”她终于鼓足勇气抓起听筒。
    “娜娜……是我。”果然是江宗舞的声音,“哦……我有两本电脑的书在你那里,不知周末你有没有空,我想去你那去拿……”
    “好啊,我等你。”听到宗舞的声音如此温和,其中没有任何一丝不满,安娜竟是心中一酸,不由得险些落下泪来。
    “那就这样吧,后天见。”宗舞挂了电话。
    安娜呆呆地看着听筒:“你为什么不骂我?为什么……为什么不恨我?”突然,她感到有一点晕眩……
    两天后的晚上,宗舞如约来到安娜家。看到安娜,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瘦了……”
    “是吗?”安娜把他让进了屋,“我给你倒杯茶吧。”
    “不用了,我拿了书就走的。”宗舞说。
    安娜指了指字台上的几本书:“我为你准备好了。”
    “谢谢。”宗舞拿过书来翻了翻。
    就在这时,安娜从枕边拿过了宗舞留下的那个日记本:“这个,我想你该拿回去了。”
    宗舞接过来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安娜,便把日记又放回书桌上:“我付出的东西从来不会往回收的。”
    安娜看着他:“可是它上面写了太多我们在一起时的美好日子……放在我这里,我每次想你的时候,总会把它拿出来读,但一读到我们的快乐日子,我的心就很痛,泪水就一个劲地流……”
    安娜的话深深刺激着江宗舞,其实他对安娜的思念又何曾减弱过?宗舞坐了下来:“前天是我的生日,本以为你会来……其实我早该明白,你是不会来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只不过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件装饰品,一个多余的东西。有了我,人们不会怎样,没有了我,人们也不会怎样。我的名字、我的声音、我的躯体,这一切都不过是一个让人们记住我的记号。真正的我到底在哪?真正的我到底存不存在?在你心中的我,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安娜倚在窗边,轻抚着那盆花的叶子,像是对宗舞,又像对自己说:“如果我能预见你我会如今天这般,从前的好多事我都会重新选择……”不知她的意思是不想离开江宗舞,还是根本不该与他恋爱。
    “是啊。每个人做出选择的时候,都会认为是正确的,但人又不可能在每次做错了选择后都有机会改正。”江宗舞突然拉住了安娜的手,“我知道我错了很多,我知道我从未想过去给你什么,我也知道我失去了再也寻不回,但我依旧会深爱你……这是我的信念。如果我此生不能守住这个信念,那我的一生将是个悲剧。”
    “哈哈!”安娜冷笑着看着他,“你以为你不是一个悲剧吗?就算你守得住又能怎样呢?它毕竟只是个信念,而最重要的,你又守护得如何呢?其实我又何尝不想珍惜,但现在珍惜也晚了。就是当初太肯定地认为现在是我的,将来也不会失去。……水连对我很好,我想要的他都能给我,除了爱情。我知道我不爱他,但他很爱我。何况……一个女人能嫁给一个爱自己,又能给自己安全感和保障的男人就足够了,不是吗?”她伸手抚摸着宗舞的脸颊,“但我不甘心……”她控制不住似的扑进宗舞的怀中,“我真的不甘心,我们就这么没结果地分开!”
    “对不起……”宗舞抱着她,依旧是那让安娜感到熟悉的温度和味道,“对不起,我……”
    安娜突然抬起头:“今生我们不能在一起了,但我要你永远留在我的身体里……你要我吗?”
    宗舞愣住了,他吃惊安娜会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这怎么行!你要嫁给他而不是我,我不能……”
    可安娜决心已定:“不!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自己最爱的人是一个女人的幸福,我要让你记住我一辈子……”然后就吻在了他的唇上,双臂缠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样强烈的吻最终冲破了男人的理智,他只知道这是他最爱的女人,其他就都没有了……两人就这样拥着倒在柔软的床上……
    男人和女人是互有的。世上既不能没有男人,也不能没有女人。因为只有男人和女人在一起时,才能迸发出世界上最激情的爱和欲望,但当欲望冲破了爱所能达到的界限时,世上的一切也就似乎都变得没了意义……
    “我的第一次给我最爱的人,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你呢?”当一切平静下来后,安娜像一只小猫咪般倚在宗舞胸前,轻轻地问。
    “我也一样。谢谢你。”宗舞的手还感觉得到安娜的体温,但他知道这温暖将会稍纵即逝,“从今以后,我的生命将为你延续,回到我身边,让我永远地拥有你,好吗?”
    安娜闭上双眼:“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对了,那朵花好看吗?”
    宗舞知道她是指窗台上那盆花:“好看。它叫什么名字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以后要告诉我。”安娜坐起来穿衣服,“在我嫁给罗水连之前告诉我。”
    “什么?”宗舞也坐了起来,“你还是不愿意回到我身边吗?”
    安娜叹了一声:“何必呢?何必一定要追求一辈子呢?阴影永远抹不下去的……你该走了,我不想你留下来过夜,再美好的东西保留时间太长了也会变质的……”
    “那你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不想太过遗憾。你也不必想得太多……女人太过于束缚自己的贞洁未必一定就好……你走吧,在我还不后悔之前,不然我会舍不得了……”
    “不然,我真的会舍不得了……”

加入时间:2006/4/25 22:52:51 浏览:1307 文章ID:3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