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情话 (1)
标题:《办公室情话》 连载1 文章ID:8

二、阿东


    受了阿叶性倾向的鼓励,有些老油子(40岁以上)、新滑头(30岁左右)便抗不住诱导进了陷井。阿叶注意打扮,有个坐在阿叶对面的汉子阿东是个有才华没出息的普通“土豆”,他自然一门心思地想念阿叶。

    有一次,阿叶站在桌子上擦风扇,阿东前去找她借剪刀,她说:“不借!”阿东便一手把住她的小腿,说:“借不借?”阿叶一下大笑起来,连说:“借!借!”

    阿东心满意足。随后,阿兰一直在高声唱着京戏段子,高亢的调子,半个小时下不来……

    阿东自恃找到了突击点,有一天,看见她站在一个男青年员工的桌前,便一手捏在阿兰的腰上,嘴里不干不净:“兰姑娘又在腐蚀干部!”阿叶忽然发了脾气,反手用力连捏了两下他的腰,气急地说:“总是这样动手动脚的,下次不准了!”

    此后,阿东老实了,真的“老土”起来,在阿叶面前表现得中规中举,不再造次了,而且,有意回避阿叶。这时,她倒变得热切起来,隔着桌子,常向阿东送眼色,注意他的言谈举止,有时候,还用手拍在他的肩上,逗他说话,但阿东有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顾虑,木纳在那里。阿叶更加发力,媚眼横飞、搔首弄姿,在阿东看得见的时候,把头发散开,披披甩甩、煞是用功。每当有异性与阿东交往时,她特别关注,有时还出来打岔、搅局,并注意他的行踪,当有人开玩笑说阿东有点像色狼时,阿叶站出来为他辩护:“你们别这样说人家嘛?”

    阿东心思又乱了起来,大有再不表示,对不起一片春心在阿兰的意味。有天的中午,俩人在楼梯间上下擦身相遇,他借机在她的发梢上抓了一把,阿兰竟没有表示怒意。他有点兴高采烈。但后来,也就这样了,他并没有因此对她表露过与众不同的友好往来,依然是一种偷嘴和尚揩冷油的做派,仿佛是在古代碰了女孩的身子,却不肯与她结婚的泼皮一般,让女孩子无脸见人。可是阿叶不肯善罢干休,不久就把马尾披散开来,染了怪怪的颜色,好像有意在向阿东示威似的,让东东不知如何是好……

    阿叶、阿东就这样暧昧地相处,他继续与她眉来眼去,有时候,又几天不说一句话,俩人之间,好像总隔着一道什么东西,让他们不能靠得再近一点。有一次,她对他说:“我怎么跟你说话这么吃力?”他有一种感觉,有时与她说话,诚惶诚恐的,反不如与别的女性那样随意,阿叶身上似乎有一种不好把握的成份,而阿东对阿兰而言,可能也是既爱又恨的吧?不能与之深入发展起来。

    阿叶有几次对他说:“你怎么不想法子向上发展呢?当了20年的干事,也应有些提高嘛!”可阿东却总是心里打鼓,自知其中之难,非一句话可以摆平。听到这,他以为她对他没指望了,然而有一天,他在她的面前提了提裤腰带,第二天,她就穿了一条没系皮带的紧身裤在他面前晃了一整天,还挨着他在电脑面前没事找事地坐了两小时,不知搞的什么名堂。有时,没见面的时候,他总感觉到,此刻,彼此都在想着对方,心中不免有许多惆怅。

    印证俩人扯不清的纠缠的最新例子是:有一天,他打着很长时间的电话,要下班了还举着手机在嘀咕,阿叶故意在前面等他一起走,不知是想弄清电话内容还是别的什么意思,反正,当她与他并肩而行之际,阿东忽然伸出手去捉住了她的臂膀,阿叶立刻很严肃地说了些什么,他正分着心打电话,好像她在说:“男女授授不清,上次跟你说过的,怎么就不记得了!”他过后反复想了,实在不能把这句话与她日常的行动相统一,无法搞清里面的因果关系,都是些互相矛盾、分裂与对立的影像在反复打架。

    此后二天,阿叶没来找阿东说话,阿东也像是没发生什么一样。到了第三天,她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有意来套近,阿东明白:她没有与他一刀两断的意思,“授授不亲”又将变回到“授授不清”的局面。从他这一方而言,与她的身体接触是一种义务,与女性接触到一定的程度,你男人总得有所行动,否则,是对她的不义之举,一般这时也不会遭遇她方的怒气,然而,阿东却一再遭遇滑铁卢,简直要崩溃了。

    那么,阿叶这样保持不即不离的局面就甘心吗?她在想些什么呢,女人真的是无法用逻辑思维来指挥大脑?这也太难了。真想听到她们自己的解释,如此,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可能,阿叶明白:每次与他身体间的暧昧状态后,他可能会不再对她有兴趣,而她,不能接受这一点,于是利用女性的本能,再次接近他,使他对她不至于彻底断了念头,她要维持这一点,满足她的一些感觉吧?可能,她想要什么,但又要掩盖它,也许,她对他还不满意、或没有完全的信任。

 

(未完待续)

 

加入时间:2006/3/1 15:45:28 浏览:1694 文章ID:8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