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来时路尚岩花

望来时路尚岩花
作者:平湖微澜
标题:《望来时路尚岩花》 文章ID:6

    长大了真好!少小时节,最盼望的是快快长大。这其中,谁能够感受那种近乎愤怒的渴望?!


1. 大家姐


    家中长子,再遇到上有家姐若干,那么,在中国这个古老的国度,这一般来说就意味着童年永怀了。起码,在我的经历里,是有过这段美妙时光的。今天的孩童不是锦衣玉食,物质消耗当然是比当年好多了。然而,在我心眼里,一切衣食淡忘了都还可以记得姐姐打量着站在她面前的弟弟的那种周身爽快的眼神。那种对笑永远是那样天然。我在任何场面的得体与得乐,显然成了她最开心的事情。这造成了我从小就不喜欢小女孩,对扭捏作态的小女子往往不屑一瞥,所以,我喜欢眼中的女子是那种快慰的欣赏与亲切。

    少年心性,久沐春滋,伫淹留以候霁,便真感忧心之殷了!因为我似乎感觉,我怎么总也赶不上家姐长的快?好象任何事情她总有可以先我善见。到如今,有时间一坐凝思,思绪的旋涡里越旋越深,才逐渐明白,那所谓先我善见预为打点,其实是包含了大家姐自己多少的苦楚。

    我的大家姐大了我差不多十岁。所以,我的整个少年时光基本上都伴着她的身影。在偏僻的山乡,学校极少。年年月月,和姐姐无数次穿过山野田园的阡陌小路,印象里在人们的口语中便有了一个对姐姐的习以为常的微笑语:“去学校呀?!”“从学校回呀!”其实根本不是她读书,嘿嘿:))

    上初一时,我们那中学座落在一个很优美的江湾。可惜,离家大概有十公里。有个星期天我回了家,星期一清早姐送我返回学校。

    那是怎样一个令人难忘的早间呀!幂天夜雨,清晨出门还是雷雨阵阵。乡间的泥水路,在雨水中倒并不见得难走的,飒啦啦的雨滴飘卷着漫过路面的流水,说实话我是喜欢那种清新。姐弟俩无论谁一个打滑摇晃,都不过是一阵激灵,就站稳了。

    过山崖、过田垌,一路上江洪田湖,遍地浑流,我姐弟俩走得满欢快;可是,到了八仙桥,看激流象斜瀑穿过弥月桥洞,那啸耳欲撕的哮声,我有些赫然了;在横岭江畔的边沿走,江里狂奔乱窜的滚滚波涛,令人不颤而怵。横岭水库那二百余米长平常高高的堤坝,那时间象黄龙背一样浮浪在洪水中,泥泞溜滑。它连接在两座土岭之间,在山岭田园阡陌延绵的百川垌横截出一个水库,那边是大村横岭,这边是小村茅场。我姐弟来到这条令人无可奈何的必经之路时,堤坝上面是白头大浪直奔堤面,堤坝下面已是汪洋一片。

    我对姐姐说:“姐你不要过去了!这塘堤路太滑,你就在这里转回家吧!”

    姐说:“我还是送你过去的好,堤面太滑了!”

    我说:“等会你从那边转回头一个人走,雨又这么大,水还在涨,岂不是更怕人?!”姐姐看着漫漫洪水中的一线堤坝犹豫起来!我说:“我不怕的!你就站在这边,你看着我过了那边,然后你才转返回去,就可以了。”姐听我说得有理,就认可了。

    我小心谨慎盯着泥泞走过了大堤。在横岭这边望着灰朦朦雨幕中,向大堤那头的姐姐摇了摇手,然后各自东西,我继续上路,她返回家。我也果真按时回到了学校。

    近午那节课,住在学校大院西门口的数学老师黎先生,进教室叫我出来,说有人找你。我随老师出了教室,外边依然是雷霆滚滚,大雨滂沱。转身来到西门口,我顺着老师的手势看去,呀!

    我的姐站在泥水里,手里提着个笠帽,浑身水淋淋的湿透了!脚下的水在门洞的干泥地上淌了好远!
    我睁大着眼睛问姐姐:“你不是回去了吗?这么大雨你来做什么?!”

    姐姐说:“我是回去了。爷问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说我送弟送到横岭,弟叫我转回了!爷问是不是你一个人过的大堤,我说我看着你过了大堤,爷爷不信。说我没过大堤就不是真话,还说过了大堤那边还有两道河。爷爷说他是要我送你到学校,没到学校转回就该打。”

    姐姐些然一笑,说现在看到我真的回到学校了,她这就回去就是了。仿佛只要这个弟弟在,她就什么都有了!我竟然有一个如此惊雷的老爷,认真到了不许有稍可忽失。我竟然有一个如此温良的姐姐,不惜风雨穿行泥泞自身!

    姐姐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中。------但那站在泥水里,手里提着个笠帽,浑身水淋淋嘻笑着的身影永远留在了我的心灵屏幕.......

 


(未完待续)


 

>>> 通往文章发源地          【关闭

 
文章出处:竹林逸趣论坛>真情花园 时间:2006/3/1 14:29:34 浏览:2524 文章ID:6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名:

 电邮: 文章ID: *
 

注意:发表评论时文章ID号一定要添哦!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