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来时路尚岩花 (1)
标题:《望来时路尚岩花》 连载1 文章ID:6

2    镶石小路


    一条条蜿蜒的镶石小路沿着田地边缘林木草丛,延伸在故乡的山水间,...铺叙着历历远去的乡音鼓点。

    这些镶石小路,是非常规范的镶花石砌就。小路不宽约一米,路面龟背形,各种各样的石子如拳头大小,一排一排,列列有序往前延伸;那精致与历久不变的牢固,原生来驾,始运不乏。路面上拳头大小的青花石,年深日久磨砺得圆柔细腻,我光着脚走,也是并不怎么咯脚的。任谁走过,都可以领略那别致的神韵。
 
    我和大家姐走过的这些镶石小路难以细数,从村庄北后面去学校那一条隐约在山石地垄间的石子路是时相往来,洒下的记忆也多。
 
    那年头的村庄周围,远不是现在的赤裸肮脏,比现在葱茏多了。镶石小路旁到处可见繁茂的丛笼,路边大多是百姓人家的菜园果园围藩。

    我们家的园围地角,种的是枣树和枇杷。枣树不好看,只得枣子青脆好吃;枇杷就不同了,平常人说“未结黄金果,先开白玉花”,枝叶花果都给人得乐。象麻子大叔他们家的地里种的是梨,还有柚子,他认为这些果树容易维护,果实个大,生发简单。在我理解他这个概念,也就是合了懒于管理又可以垄断收获的心理指向。

    镶石小路沿着地边绕过的转弯处,在山崖边缘是少山大哥他们家的园地。那里面果木郁耸,篱笆又密,忾然一种居高临下。少山他妈妈,在我感觉是很好的。她是少有的强健,干什么农活都很厉辣,田园也就比别人家都伺弄的好。她那嗓门很干脆,什么事情很少有商量余地,她认为高屋建瓴才是开朗的吉庆人家。用村里人的感觉来说,应该是属于悍妇一族了的。

    少山他们家园地里最丰盛的是一出年就桃李烂漫,山石崖边青丛冷寂却又有风篁成韵。而镶石小路绕过他家园地篱笆那地方,更是几棵肆无忌惮的红杏开来。每到人间四月芳菲尽,那满枝头红黄欲滴的杏果,委实是很引人谗。少山他妈妈说,这些杏树是我大家姐小时回老家那年种的,我不知道是否属实;但是到我大家姐快离开老家那些年,时已十七八九,当然是树高成冠枝横霸凌了咯!

    我和大家姐往返学校常年从他家园围路过,没少待见少山他妈妈硬塞过来的瓜果菜蔬,哪怕是从篮里随手抓几把弧箐棱生的荷兰豆。尽管我家有,他妈妈有一个无容置辞的口语,说是“尝新,尝新;带回去尝尝新。”

    .......

    “看着平湖姐儿越大越水灵,少山他妈一定是上心了!每差不多那姐弟路过的时候就老在园里望。”

    “那是葱出禾稿想得兰美,窑上冒烟望伴云飞。”

    “哎~~我说啊,别放你的拐弯屁,我给娃儿捎的是我家地里长的时鲜,损你什么了?但若平湖姐儿以后是我家媳妇,我却是先量你家也抢不去。怎么的?”

    “嗬呵,婶子放心,要抢也是帮你家少山抢呀,塘种青菖,莆调行蟹;旁植丹桂,邻座闻香嘛,哈哈~~”

    年月如梭,匹锦烁金;是如今对少小时的感慨了。其实,乡邻之间这样的口角是很平常的。大家姐也只是莞尔一笑。我对少山大哥哥的正视,却是因为他家的狗。

    那天傍晚,我和姐姐路过他家园围,忽然“呼嚯”一声,一团黄影从篱笆门冲来,惊的我急忙一闪窝去姐姐襟怀搂着姐姐腰伎,弄得姐姐险些崴了脚。她站住了看了看挡在面前的狼狗,悄然听得园围里有人暗暗咯笑,就明白了。

    “大少山呀,你过来呀!”
    “呵呵~~是平湖姐儿呐,什么事呀~~!”
    “哎,大少山呀,我听说你准备做浑蛋了!是吧?”
    “耶?!你这是什么话?”
    “什么话?你能说这恶狗不是你家的呀?见过有谁象这样让它吓唬人哪!”
    “不,不不,不是的;我是哄它出来引你们进我园里面吃鲜杏~~真的,我说的是真的。”
    “你少说真了,不看天快黑了么?”
    “回去不也就是赶着挑几担水嘛,耽误不了哈!”
    “你别废话了,若再见到你使这恶作剧吓了我弟,那可就造化你咯,我可是干脆扬手一掌把你这少山头掴成个活脱的潘长江,你信不?”
    “可别,~~哎呀~`平湖姐儿,你小声点儿,不用扬手一掌,这话让人听到,我可就分分钟成潘长江了,使不得。好姐儿,万万使不得。”

    我是听得心里悄笑,少山哥哥可不是在人前能矮三分的人。

    又过了些天,我和姐姐路过他家园围,里面传出少山哥哥半白半唱的歌声:
    “真背时,真不抵,我种杏木歪向西;
    过路黄莺无眼望,枉生红杏坠藩藜!”

    我想听听他唱的句,姐姐却催我快走,说是这样的蝴蝶歌句等偶平湖长大了自然会,听他瞎唱有什么。

    在偏远的山乡,姑娘家一边干活哼哼着就是悄声唱着各种各样的山歌。遇有不方便说话时,顾左右而另指地唱几句会意的歌,当然不是少见。我对姐姐说,那你现在给我唱回少山去,免得他小看人。姐姐抿嘴笑笑,说:“好。听了咯~~”那后面句却是对园篱里面抬高了声的。篱笆后面窜起个脑袋笑了一声。

    “鸡眠冬去笑梅溪,狗盗春来和燕泥。
    不用山高出望眼,崖堆云锦与天齐。”

    篱笆后面少山就一边听着姐姐婉啭轻巧的歌声,一边探出头来叫我等等,磨腾着又传出他的歌来:
    “提不得,不能提,屋住山前烟萝低;
    石壁空青不见月,欲凿山道作天梯!”

    歌声归唱,完了话却是叫着我:“接着了哦!”随后一包东西在他那里边一扬,抛出篱笆来。很不巧,包裹被最高那枝荆藜挂住了,在上面弯弯的摇荡,青黄的杏果便从拉开的地方不断掉落在篱笆生藜里,少山哎呀呀一声,伸起一条长竹竿把包裹打了出来。

    镶花石小路上,包裹撒开,许多圆溜黄红的杏果。

    “平湖呀,掉地上打破的那些,不要就是了哈~~”
    “少山,你这衣服也挂破了哦!”姐姐说。
    “嘿嘿~~嘿~`,不要紧,没事的。”
    “你妈见了不火你才怪,不要了。好不:))”
    “哎~~哎哎~~别别别……那我就直接告诉我妈,那她绝不会哼哼的。”
    “你怎么说:))”
    “我说,是给平湖弄杏~~哈哈!”
    ……
 

 

(未完待续)

加入时间:2006/3/1 14:48:25 浏览:1675 文章ID:6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