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手仙,覆手魔 (2)
标题:《正手仙,覆手魔》 连载2 文章ID:19

  刚到拉林站的事情没过去多久,又一件蹊跷事撞上了我。

  因为要保证地面的相对平缓又不受磁场的干扰,小站的值班室建在了离站部一里地之外更荒凉的地方。值班室孤伶伶地贮立在八根一丈长的天线之中,四下里就再也没有陪伴我们的东西了。每到值班时,我们实在是羡慕不用出站值班的那些女兵了。

  因为头一天来时遇到的怪事,让我一个月内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一个月后的一天,我终于在某一天从晚上十点睡到第二天中午,一个多月从来没有过的浑身舒坦洋溢在我的每个汗毛孔里。

  午饭后,照例去值中班,带上军犬虎子走向一里外的值班室。因为值班室没有岗哨,虎子就成了哨兵,它已经在这个哨位上站了三年岗。

  还是让虎子蹲在值班室通向里屋的过道上,我自己坐在值班室里慢慢打开带来的报纸看了起来。看到报纸上大字标题报道,说一个月前我们来时下的那场大雪,是十几年来最大的一场雪……打了一个哈欠,再看那“大雪”已经变成了“大雨”,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再看,仍是“大雨”……不对啊,听别人说,睡不好觉才会产生幻觉,可是我昨晚睡的非常好……索性合了报纸爬在桌上昏迷。

  过了有十分钟的光景,抬头,翻报,那标题仍咬牙切齿地瞪着我,无声地对我说:大雨!我慌慌张张地打电话问李立:“你看今天的黑龙江报一版头条了吗?”“我正看,”“上面写什么?”“……十月七日暴雪,是本省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不对,我拿的报纸上写的是雨,可刚才我看的也是雪,忽然就变了……我向毛主席保证……”“你向我保证吧,梦话……”电话那边李立嘻笑着放下了电话,我这边愣神好久,想,或许一个月的失眠还没让我完全从恐怖中走出?管它呢!

  我放下报纸,想放松一下自己,站起来走向过道,要和虎子玩一会儿,却忽然没有了虎子,我大喊“虎子、虎子……”却听见虎子在门外拍打着大门。噫,不对呀,明明是虎子和我一起进的屋,怎么它又到了屋外,而且,进门后随身插上的门,虎子就是使出浑身解数也打不开的?如果说刚才我把“大雪”看成“大雨”是我的幻觉,那虎十多分钟前还爬在过道上我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而且这门现在居然还是插着的……

  我猴急急地打开门,冲虎子大吼:“你是怎么出去的,谁放你出去的……”虎子像做错事一样低眉顺眼地看着我,我再次插上门,还要把它放在过道上,没想到虎子一下窜进里屋,任凭我踢、打,就是不再走出里屋一步……

  那天回去,我没再提此事,我想,或许真是我自己出现的幻觉吧,但虎子就是没走进屋,为什么进来后一反常态就是不走出里屋?而且它的目光中流露出的那种惊慌,是以往我从没见到过的,那可是经过九个月训练的正规军犬啊……

  也许这些都是我的幻觉吧。



  待续……

 

加入时间:2007/12/15 17:58:09 浏览:1265 文章ID:19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