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手仙,覆手魔

正手仙,覆手魔
作者:米粮河
标题:《正手仙,覆手魔》 文章ID:19

  我没遇到过鬼,(我想别人也不会遇到鬼的)但我却遇到鬼怪怪的事情,噫,就是现在想起来,头发都是立着的……

  那年十月,我从军校刚毕业来到黑龙江一个小镇拉林站实习,漫天大雪跟着我们几个同学铺天盖地接踵而来。

  小小的拉林站是个只有二十来个人的小站,整个营房呈字半月(那种符号打不出,只能用‘半月’来替代)型,孤零零地站立在一眼望不到头的荒甸子上,四周只有几棵呲牙咧嘴的歪脖树陪伴着小站。

  因为我们一下来了四个同学,沉寂许久的小站忽然热闹了起来,酒是少不了的,喝多了的站长还高歌了一曲,歌唱的像背诵中学课文一样……

  但随着夜晚的降临,我们四个同学就陷入了恐惧中。缘由是站长把我们分到营房把头儿一间黑漆漆的小房子里。来拉林站之前,就听说过这里有闹鬼的事,还说的一板一眼的……而这个小屋,分明是好久没人住了,灰那么厚,床板也裂了,更可气的是,吃饭时一个女兵悄悄地告诉我,说这小屋不安静,小屋下面以前是块坟地,晚上睡觉床总是自动摇晃。我把这话告诉了胆子最大的“大头”李立,李立从鼻孔中哼了一下,什么也没说,但脸上的表情分明带着一丝不屑,这也让我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

  睡到半夜的时候,就听到一个女兵在喊着什么,声音小小的,但把我们四个人都吵醒了,“这大半夜的,这女兵在喊什么?”“大头”小声嘀咕了一声。可是听着听着,我们四个觉得不对劲,女人的声音为什么忽男忽女、忽粗忽细,而在这时,突然(注意,突然)床轻轻地“颠”了起,几乎是同时,我们四个一下子“窜”了起来,头发立立着光着脚大声喊着,(李立的声音最大)一起“挤”到了门口,但就是出不去门,因为四个大小伙子同时撞门,怎么会出得去……

  不知道喊了多久,站长和几个老兵替我们把门撞开了,全站的人都站在走廊里,每个人的眼睛都冒着鬼火(惊吓过度出现幻觉),有一个女兵还笑叉了气儿,站夜岗的两条“黑背”犬冲着我们狂吠……

  那一夜我们说什么也不回屋去睡了,就那么坐着,站长怎么劝我们也不行……
后来那间房子就再也没人去住了,一个老兵后来说,谁刚住进去都会遇到摇床和那“哭”的声音,只要不去理会,过几天慢慢就安静下来了。老兵说,他也在那屋里住了一年,没觉得怎么怕……

  没“怎么”怕?还是怕了。反正我们四个同学死也不回那间屋了,被子、衣服和行李都是站里人帮收拾的。

  半年后我们离开了拉林站,两年后拉林站撤销,五年后在这个城市遇到了已经转业到地方的站长,当我再次问及那间小屋子时,站长说,他刚到小站也是住在那屋里,但没我们勇敢,第一天他吓得尿了被子,第二天吓哭了,第三天他大半夜起来站在走廊唱歌……“我们那时候老实,不像你们什么要求都敢提,唉,真可怕……”站长说这话的时候,头发竟还是立立着……



待续…


 

>>> 通往文章发源地          【关闭

 
文章出处:竹林逸趣论坛>生活小说 时间:2007/12/15 17:53:53 浏览:2530 文章ID:19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名:

 电邮: 文章ID: *
 

注意:发表评论时文章ID号一定要添哦!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