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手仙,覆手魔 (3)
标题:《正手仙,覆手魔》 连载3 文章ID:19

  主任是个很稳重的人,慈眉善目,虽然眉毛有些无光,但一双眼睛深邃而诚实,让人一看就是个即有内涵又是个不会说慌的人。

  但这一天主任却惊惶失措了起来。

  那天是主任替生病的大宾值一个夜班,天还没亮,他就站在院大门口度起步来,眼中还流露出一种惊恐、飘浮不定的神情。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主任远远地看到老何慢悠悠地向这边走来,主任也顾不得风度,挥起鹿腿一样的长胳膊大喊:“短腿快捣饬(快步走),快点。”没等老何走近,他已经迎了上去:“怪了事了,机房的老鼠变成美女了。”主任眼睛贼亮亮嘴贴在老何耳朵上说。“那那那……耗子,不会是你吧?”老何眉头皱成个“八”子嘻笑着说。“不是不是,真是的……”主任有些语无伦次了。

  主任和老何所在的单位大楼,是日本人盖得,可能是因为楼太老,所以什么东西长的都怪;蟋蟀长的像老鼠,老鼠长的像乌龟,但老鼠变美女,“这是不可能的。”老何继续嘻笑着说。
  “是真的,你听我说,”“进屋说,”“不,就在这说。”主任急赤白脸地冲老何吼。“好好,你不怕冷,就在这说。”

  “昨天我睡到半夜,就听到耗子出来运动……”“那是准定的,女耗子一见这么帅的小伙没对象,要来给你介绍女朋友,”老何打趣地说。“去,没人和你开玩笑;我以为还和平时一样,是来找零食的,可那耗子找完了,吃完了,并没出去,把我豁愣(折腾)得气不打一处来,起身我抓起床边一把扫帚正待要打……可了不得了(老何看到主任的脸像红透的西红柿)那耗子的脸,长得活生生的就是一张美女脸!(老何的脸变成了青色的西红柿)你信不信、信不信?”“我我。。我。。不知道……”老何吓得说不出话来。“我以为眼睛睡花了,上去一脚,没踢到耗子,自己却摔子个大跟头。那耗子并不跑,咧开嘴只是一个劲的冲我笑……”“主任,你一定是睡蒙了。”“不,你听我说;我使劲打了自己一个嘴巴,你看,我这脸上还有巴掌印,(老何看到,主任脸上确实有……一道老鼠挠的痕迹)我大着胆子上去又是一脚,却踩在了耗子的爪子上,它‘哎呀’叫了一声,和一个女子叫声没什么两样,可还是冲我笑个不停,我我,不知道怎么就晕了过去……等我醒来,那美女,不,耗子还没走,坐在地上揉它的脚,眉头紧簇、可怜兮兮、桃花落雨(行了行了,主任。老何在旁催促)……我急忙穿上衣服夺路而逃……一直站在这等你们……”

  “主任,咱们平时是喜欢开玩笑,但你玩笑也不能这样开啊,你只是替个班,我们还得经常值夜班的。你是主任……”“我开这种玩笑有意思吗?我是个说慌的人吗?”老何看着主任的脸,一脸的严肃,但他还是不信。“这样吧老何,我们一起进去看看,那耗子的‘鞋’昨天晚上让我踩掉了一角带花的布,掉在地上……”

  老何尾随着主任走进了机房,(说什么老何也不走在前面)一进门,老何就看到了地上一块碎布铺在地上,是那种土布,布上好像还有碎花。老何的眼睛都直了。“主任,不是你把布放在这的吧?”“我?我上哪弄到这种老土布?”

  等全室的人都来齐了,主任和老何才敢再一次地打开机房门,他们没敢和任何人说,怕引起恐慌。两个人走进屋里,要把那块碎布收起来---------可是,布却不见了。老何这段时间一直和主任在一起,他俩这段时间谁也没进来过的。老何的脸也变成了白布。

  跟他们进来的还有一个女事,人家要值班,正常的值班,但这个同事大步走到电脑旁,一脚却踩到了一只死耗子身上,吓得声音都变成了公鸡打鸣声-----“喔喔……哎呀妈呀,死耗子……”老何和主任同时看,但见死耗子爪子血淋淋的,像是被人狠狠地跺的那种……

  “主任,我请假,头晕的厉害……”老何对主任有气无力地说。
 

 

待续

加入时间:2007/12/18 21:20:03 浏览:1267 文章ID:19


【返回上一页】

六竹文学苑小说连载园
2006年3月1日发布